折叠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折叠椅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辛亥百年说反封建

发布时间:2020-07-13 18:25:42 阅读: 来源:折叠椅厂家

辛亥百年,世事沧桑。站在21世纪回望来路,不禁心潮起伏、思绪难平。

辛亥革命不仅开创了完全意义上的近代民族民主革命,彻底推翻了统治中国几千年的君主专制制度,建立起共和政体,而且在思想领域引起深刻变化,赢得民主精神的空前高涨和思想的极大解放。然而由于历史的局限,它没能从根本上改变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性质,没能使中国人民摆脱悲惨的历史命运,没能实现中山先生“振兴中华”的伟大理想,中华民族依然在复辟闹剧和军阀混战中徘徊,中国人民依然在苦难的深渊中挣扎。但辛亥革命毕竟打开了中国社会进步的闸门,使20世纪的中国第一次发生了伟大转变。

中国产生了共产党,这是开天辟地的大事变。自从有了共产党,中国革命才从黑暗中找到一条救国救民的正确道路。此后百年间,中国共产党人带领中国人民推翻“三座大山”,缔造新中国。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积极探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创造了举世瞩目的建设成就,迎来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光明前景。

抚今追昔,我们不能不感慨万千。金冲及先生在《辛亥革命的历史地位》一文中,充分肯定其伟大的历史功绩,认为它是中国人民为改变自己命运而奋起革命的一个新的伟大起点,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革命之前的一次“最重要的革命”。直到今天,绝大多数中国人依然把自己看作是孙中山先生开创事业的继承者。

也有不少前辈和专家学者把冷峻理性的眼光从辛亥革命延伸到中国此后的民主革命,提出令人深思的观点。李维汉同志说,我们的民主革命是要反帝反封建。反对帝国主义做得比较彻底,反封建只做了一半,应该补上这一课。封建主义,包括它的思想体系、风俗习惯,在我们国家、我们党里,反映相当严重。过去由于老是打仗,来不及清算,把它带到了社会主义时代。

李维汉同志的观点虽然并非直接总结辛亥革命的历史教训,但把“扫除封建残余”的艰巨任务放在更加深远的社会背景加以考察,认为它是事关党和国家前途命运的大问题,却是极其深刻、极有见地、极富启发意义的深刻思想。它不仅洞悉了辛亥革命的历史局限,也以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宽广胸怀,剖析了整个民主革命包括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历史局限,所以理所当然地受到小平同志的高度重视和由衷赞赏,也应该成为我们今天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宝贵的精神资源和面向未来的重要视角。

1980年,小平同志在其著名的《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重要讲话中,对“扫除封建残余”问题作出深刻、系统、全面的论述。他说:“我们进行了二十八年的新民主主义革命,推翻封建主义的反动统治和封建土地所有制,是成功的,彻底的。但是,肃清思想政治方面的封建主义残余影响这个任务,因为我们对它的重要性估计不足,以后很快转入社会主义革命,所以没有能够完成。现在应该明确提出继续肃清思想政治方面的封建主义残余影响的任务,并在制度上做一系列切实的改革,否则国家和人民还要遭受损失。”

转眼三十多年过去了,小平同志的重要论述不仅没有过时,今天看来依然具有强烈的现实针对性。在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的日子里,很有必要重温这一谆谆教诲,认真领会其中的深刻含义。虽然经过三十多年改革开放,党和国家的领导体制发生了深刻变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取得长足进步,但“扫除封建残余”的任务依然艰巨,阻力依然不可小视,对此不能不保持应有的清醒。

在全球化的背景下,中国社会成功抵御国际金融危机带来的严峻挑战,正以举世瞩目的姿态昂首前行。我们有理由为已经取得的成就感到骄傲和自豪,但更应该居安思危,看到面临的问题,从历史和现实两个层面超越自我,特别是摆脱消极的历史重负,驱除灵魂深处的“毒气”和“鬼气”,冷静理性地迈向未来。

这样说,并非妄自菲薄,更不是危言耸听。当年小平同志曾明确指出,封建主义残余从党和国家的领导制度、干部制度方面来说,主要是官僚主义现象,权力过分集中现象,家长制现象,干部领导职务终身制现象和形形色色的特权现象。其中特别指出官僚主义在我们党和国家政治生活中是广泛存在的一个大问题,并具体列举它的主要表现和危害是高高在上,滥用权力,脱离实际,脱离群众,好摆门面,好说空话,思想僵化,墨守陈规,机构臃肿,人浮于事,办事拖拉,不讲效率,不负责任,不守信用,公文旅行,互相推诿,以至官气十足,动辄训人,打击报复,压制民主,欺上瞒下,专横跋扈,徇私行贿,贪赃枉法,等等……

这些小平同志眼中三十一年前的社会痼疾,今天看来很难说已经销声匿迹了;这些说在三十一年前的话,今天听来依然振聋发聩。封建主义在中国有几千年的顽强传统,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绝不是一两次革命就能够铲除净尽的,辛亥革命不能,此后的民主革命、新民主主义革命也不能。在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的时候,我们务必要记住:反封建是一项长期的历史任务,“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文:朱铁志 《求是》杂志副总编)

永州西装定制

杭州职业装定制

邵阳订制西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