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叠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折叠椅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迁越书屋第九章钱的重要第十章没有谁比谁更可怜

发布时间:2021-01-21 04:40:26 阅读: 来源:折叠椅厂家

【迁越书屋】第九章钱的重要

《史前霸主降临地球开启杀戮之旅》

《有史以来最强大的生物——你所不知道的远古秘辛》

《石炭纪、三叠纪、侏罗纪、白垩纪、中新纪生物竟然同时出现,是现实还

是阴谋?》

《震惊,屠城惨案的幕后元凶竟然是它!》

《………………》

事情刚刚结束还不到5个小时的时间新闻就刷了屏。

我躺在宾馆的大床上刷着手机,虽然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批判石占军的苗头出

现,但等到越来越多的人关注,记者们寻到了蛛丝马迹,只怕另一类新闻就该大

行其道,毕竟干出在市中心洗地这么反人类的事情,只怕屠夫,恶魔,魔鬼一类

的称谓是少不了了。

看着新闻,我的思绪也飞回刚才的最后一幕,本以为无望的时刻,却峰回路

转,实在让我太过惊喜,尤其是在我知道发出火箭弹的人是顾浩时,更是让我对

他佩服的五体投地,虽然没有什么好奖励他的,但是这份功劳我已经记在心里。

然后很快赵三枪的尸体也被搜索队找到,但……当他那副破烂不堪的尸体呈

现在我眼前的时刻,我强忍着的防线瞬间被攻破了,跪在地上大吐特吐,一直到

现在还有心里阴影,至于尸体是什么样的我就不说了,反正已经没几块好肉扒在

他身上。

但比较出奇的就是他的左臂神奇般的保持着相对完整,尤其是那个圆环纹身

更是一点都没有损坏,这让我放了不少的心。

最终结果也让我很满意,我确实可以获得赵三枪的迁越能力,拿到第二块组

件后,我的迁越书屋增加了5本书的位置,同时在全息屏幕上最下方出现了【迁

越空间】这一选项。

开启【迁越空间】这一选项,就会出现一个长约2米,宽约1米,厚度约1

0厘米的黑色漩涡方幕,从正反两面都可以走进去人,每当进去10个人就会消

耗1% 的能量,然而他们进去是自己走进去的,但想出来就只有我在【迁越空间

】这一选项里将他们放出来才行,同样,每出来10个人也会消耗1% 的能量。

而且根据进去人的说法,在里面感觉不到时间流逝,就好像上一秒知道自己

进去了,下一秒就知道自己可以出去了一样,非常奇妙。

虽然我也很想体验一下这种奇妙,但左思右想之后还是放弃了这个扯淡的想

法,要是出不去了岂不是很尴尬……

咳咳……

清咳两声从床上起来,满脑子都是死人景象,实在让我睡不着觉,索性起来

洗个澡,然后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发呆。

就这么发呆的靠在沙发上3个多小时,时间来到晚上十点多,肚子发出「咕

咕」的叫声,我才从发呆状态醒来。

只能说我不亏是个吃货吗?

明明中午吐的一塌糊涂,满脑子都是残肢断躯,竟然还有心思吃饭……

摸摸自己的大肚皮,无奈的叹了口气,拿起一旁的平板电脑叫了几个菜,我

就又开始发呆了。

不一会敲门声响起,我打开门,除了送饭来的服务员,还有秦鸿龙这家伙。

「老大,休息的怎么样?」

等到服务员上完菜出去,秦鸿龙就点头哈腰,一脸献媚的说道,虽然他一个

40来岁的中年男人,对我这个20多岁的小年轻叫老大有些说不出的滑稽,但

却并不厌烦。

「还行吧。」我吃着饭随意的说。

「看老大的兴致不高啊,肯定是想着今天的事。」

「废话。」我没好气的说道:「死了那么多人能不想吗?我又不是刽子手。」

「别生气,别生气,呵呵。」秦鸿龙笑呵呵的说着:「我这不是想到老大心

情不好特地给您找点乐子嘛。」

「什么意思?」

「就是乐子啊。」

秦鸿龙说着给了我一个「你懂的」的眼神,看着他猥琐的神情,我立刻将他

和皮条客画上了等号,也让我知道了他话里的意思,虽然现在真的没什么兴趣,

但想到就这么消沉下去更加不好,就道。

「难得你这么有心,我也不能辜负了你的美意,有什么好玩的的就拿出来吧。」

看的我答应,秦鸿龙赶忙走到门前打开房,一个接一个的美女鱼贯而入,看

的我眼花缭乱。

等到6位肤白貌美,诱惑惹火的美女一排站在我眼前,秦鸿龙就在走到我身

边在我耳边低语。

「因为今天的事现在全市都人心惶惶的,我也只能弄来这几个了,但是老大

放心这些都是高级货,不是处女就是良家。」

秦鸿龙话里的意思我明白,我点点头说:「你放心以后的好处少不了你的。」

听到我的话,秦鸿龙的脸都快笑成菊花了,要知道他现在可是我忠贞不二的

信徒,能够得到我这个神的许诺,对他可谓最大的奖赏,虽然这个奖励的发放时

间可能在很遥远的未来……

得到我的许诺,他起身就对着众女说:「都给我打起精神,你们谁要是敢扫

了贵客的兴,我就让你们好看,如果贵客满意了,好处翻倍。」

一句好处翻倍,让这6个美女的眼睛一亮,看我的眼神都变成了

$_$

型。

看到众女如此明亮的眼神,秦鸿龙先是满意的点点头,然后转头对我笑笑,

意思让我玩的开心,然后就准备离去。

「等等。」

我出言叫住他,秦鸿龙疑惑的看了我一眼:「韩先生还有什么吩咐?」

虽然群P很带感,但我现在是真的没什么兴致:「左边两个留下,剩下的带

走吧。」

秦鸿龙眼珠一转,笑呵呵的说:「韩先生真是专一,这样我就不打搅了。」

说完对剩下的4位美女挥挥手,示意和他一起出去。

没想到其中一位身穿日本校服套装,差不多17。8岁的小美女突然跪下,

两只水汪汪的眼睛闪着泪花,哀求着说。

「请您让我也留下吧,我…我还是处女…虽然我没有姐姐们的大,也没有姐

姐们漂亮,但是我很听话的,无论您要我做什么,我都不会反抗,还会很温顺的

服从……」

说到最后,不知是因为激动还是因为害羞,小美女的脸涨得通红。

虽然有些奇怪,但看着她拼命推销自己的样子,我不禁莞尔。

我知道不是我自身的魅力太大,导致这个小美女看上了我,但不管是因金钱

还是因为权力,有一位校花级的小美女求着我上她,还是让我身为男人的虚荣心

得到极大满足。

阻止了秦鸿龙准备把这个小美女暴力带出去调教的举动,我就让他带着剩下

的三个女人和第一位女人出去了,临走的时候我看到这三个女人都用羡慕,妒忌,

复杂的眼神看了小美女一眼,而那第一个女人更是凶狠的瞪了一眼小美女,显然

她非常记恨这个抢了她生意的女孩。

房间里就剩下3人一时显得有些冷清,但这更符合我的习惯,毕竟身位宅男

的我真的不喜欢和一大群人噌吰,哪怕都是美女……

我先是让那个身穿天蓝色薄纱连衣裙,和我年纪差不多大的大美女去里屋洗

白白后,才对一直跪在地上的小美女勾勾手指。

「过来。」

闻言,小美女就想起身。

「爬着过来。」

我笑着说,只是这笑容却充满邪恶。

小美女一时愣在那里,虽然她刚才一时情急说出了那些话,但身位一位漂亮

的小姑娘,从小到大一直在众人的恭维中长大的她,根本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刻,

脑海里天人交战半天,才带着有些屈辱的表情爬到我的脚下。

「把你留下,你不开心吗?」我用食指勾起她的下巴,注视着她的双眼,如

魔鬼般说,我知道我的笑容现在一定恶心透了。

她有些躲闪的下压视线,声如细蚊说:「开…开心。」

「开心不是应该笑吗?」我继续为难她。

闻言,小美女无奈的露出一丝苦笑,虽然是苦笑但还是很漂亮的,尤其是她

那两颗小虎牙,别提多萌了。

「这才对嘛。」我开心的说:「来,告诉哥哥,你有没有穿内衣。」

「有…」小美女红着脸,想低头却又不敢忤逆我。

「是什么颜色的?」

「白…白色…」

「给哥哥看看好不好?」虽然是询问,但对我的话语她却一点都没有违背的

勇气。

没有回答我的话,她紧咬着洁白的贝齿,纤手乖乖的撩起校服上衣,嫩白的

肌肤就开始一点点出现,一直到一件纯白色棉质胸罩全部暴露在我面前,她才停

下动作,涨红了脸颊,闭上双目。

我隔着保守纯情的内衣摸在那堪堪到C的小奶子上,小美女的躯体就是一阵

紧张的颤抖,看她紧张的样子,我就感觉像是得到了什么好玩的玩具,先是在外

面揉了一会儿,然后探入其中捏住她的两个小豆豆肆意把玩。

「睁开眼睛。」我沉声命令。

小美女无奈的睁开双目,看着我玩弄她的身体。

「告诉哥哥,我现在在干嘛。」我邪笑着说,这种不断侵蚀小美女底线的快

感让我欲罢不能。

「在…在…在…」小美女在了半天也没说出下面的话语,这对她来说实在太

羞耻了。

「你这样可不乖哟。」我笑着:「你刚才可是说过,我让你做什么你都愿意

的。」

「在摸……」小美女抿了抿小嘴,低下头不敢看我,快速的说:「在摸我的

乳房…」

「什么乳房,这叫奶子。」我依然不放过她:「从新说。」

「在摸我的…奶子…」

看着小美女彻底放弃自尊的样子,我狠狠的握了她的小奶子一下,就如神经

病般的「哈哈」狂笑,这笑声就连宾馆墙壁里厚厚的隔音层都阻挡不住,被还没

走远的秦鸿龙听个正着。

我突然发狂的大笑,让跪在我面前小美女吓了一跳的同时打了个哆嗦,小心

翼翼的看了我一眼,眼中充满了恐惧,她已经有些后悔接这个单了,但是想到秦

鸿龙和她们说的话,如果触怒了我最好的结果就是扔到山里喂虫子,她就害怕再

次打了个哆嗦,缩了缩小脑袋。

我知道我的举动吓坏了这位小美女,我也知道我现在就像一个变态神经病,

但这有什么呢?

金钱和权力的滋味如此诱人,以至于尝到甜头的我如饮甘泉,恨不得仰天长

啸。

而且相比于我用修改器修改出来的「机器人」,眼前这个小美女显然更有意

思,也更能满足我大男子主义的欲望。

一连大笑了将近5分钟,我才停止了笑声,一直挥之不去的死人画面从我的

脑海中淡去,精神的满足抵挡了饥饿的侵袭,我饭也不吃了,抽出手走进卧室,

坐在床上点起一支烟抽了起来,对小美女勾勾手指,她就乖乖的爬到我的身边,

温顺的跪坐着。

「你叫什么名字?」我弹了弹烟灰,和颜悦色的问。

「小美。」女孩很顺从和怯懦地答道,不过,这声音却因为恐惧和胆怯而显

得有些僵硬。

「真名。」

「凤……」

刚说了一个字,小美女就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但我只是紧皱了一下眉头,

一句话还没说,她就立刻高声说:「凤馨悦。」

突倪的提高音量,她似乎意识到自己有些唐突,于是她又低声说:「我叫凤

馨悦…今年17岁…在师大附中读高二…」

我听着女孩的自我介绍,抽了几口烟后,才慢悠悠的说。

「你这么小,怎么想着出来做的?看你刚才主动推销自己的样子也不像被迫

的啊。」

我的话语显然勾起了女孩心底的创伤,她眼泪汪汪的说出了她的故事,而让

我没想到的是这件事竟然还和我有关系。

简单的说就是凤馨悦的母亲得了尿毒症,已经严重到不得不换肾的地步,而

他父亲只是一名普通工人,家里也没有那么多钱来垫付前期30万的手术费用,

只好四处借钱,等到医保报销下来再还。

可是借来借去也只借到10万块,还有着20万的缺口,还好她父亲的厂长

是个好人,看在他父亲老实本分,而且在厂子里干了20多年的份上,特别帮他

从厂子里申请了贷款,但因为厂子自身从没涉及如此大金额的放款,走账有些问

题,只能给现金,不能银行转账。

本来这也不算什么,只是多跑两趟的事,但坏就坏在今天是取钱的日子,而

凤馨悦的父亲取了钱在去银行存钱的路上正好赶上市中心之战的开端。

结果不言而喻,不止人死了就连钱都消失了,这就真的是要命了,更要命的

是全市的医院都因为伤员急剧增加而爆满,就连过道都住满了人,凤馨悦也被通

知,如果2天内不能缴纳手术费用的话她母亲就要被勒令出院,毕竟这么多伤员

堆在那里,你光占着床位也不是个事啊,还有那么多必须住院治疗的病人呢,别

人的生命也是生命不是?

母亲病重,父亲去世,一下子扛起大梁的凤馨悦一开始真的是蒙了,但怎么

说呢,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她那并不富裕的家庭也让她比同龄人成熟很多,她知

道当务之急是治病救人,把妈妈从死亡线上拉回来。

于是她就带着房产证去了浩然金典想要借高利贷,但很可惜,这里已经被我

勒令关门停业了,或者说整个市里的各种稍微带点不法业务的部门都被我全部叫

停,因为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各种各样的检查组必然会来这里调查,到时候给来

个搂草打兔子,捎带脚的打压打压涉黑势力不也是政绩嘛……

虽然我的想法是好的,但这对凤馨悦来说就是晴天霹雳了,没办法她只好四

处打听那里可以借到钱,最后在她班里一个小太妹的引领下找到了秦鸿龙,正愁

找不到好资源讨好我的秦鸿龙一看这种送上门的好事那还不是心里乐开了花。

当即就表示可以借给她二十万,但是要她陪我一夜,凤馨悦本想拒绝,但秦

鸿龙又抛出了诱饵,20万不要利息,而且陪一夜就给5万。

一分钱难倒英雄汉,何况一个小姑娘,想到母亲治好之后必须的营养品,想

到20万的巨额欠款,想到失去父亲这个顶梁柱,想到自己以后的学业,想到老

厂长帮忙申请的20万,想到……

总之她在想了1个小时后答应了,然后换上了日本女子校服套装,和几个打

扮同样诱惑惹火的女人来到我的面前,之后的事情就不用叙述了。

而凤馨悦之所以会那么主动的推销自己,是因为她已经知道钱的重要。

【迁越书屋】第十章没有谁比谁更可怜

听过她的故事,我沉重的吸了口烟,一旁洗完澡和我一起倾听故事的大美女

露出伤心的神情,抱着凤馨悦的头安慰着她,而这个大美女也有些泫然欲泣,显

然两人都是同命鸳鸯,都有着不为人知的故事。

也许是我此时的心情有些沉重,看着哭哭啼啼的两人心中就是一阵烦躁,狠

狠的掐灭烟头说道。

「不想干了可以走,别在我这哭,看着心烦。」

「对…呜呜…对不起…」凤馨悦赶忙道歉,只是她的声音带着呜咽,大美女

也擦擦眼角的泪珠,对我露出歉意的表情。

「真是没劲。」我不爽的说:「我不会让秦鸿龙为难你们的,走吧。」

「我…我不哭了…别赶我走…」

凤馨悦离开大美女的怀抱,抱着我的大腿哀求,看她那强忍着不让眼泪掉下

来的样子,我心中说不出什么滋味,扭头看看那个大美女,她赶忙露出一个比哭

都难看的笑容,显然她也不想走,只是不会刻意讨好。

「既然都不想走,那就别哭哭啼啼的,你带她去擦把脸,这样子真没法看。」

我对着大美女说道。

她答应一声,就带着凤馨悦去浴室帮她擦脸了。我再次点燃一只香烟,看着

浴室里两个人影闪动,我知道今天发生的惨剧实在太多了,这只是其中小小的一

个,虽然事情是我引起的,可是我有什么办法呢?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就是再来

一次,我也只会再一次这么选择。

就这么想着,两人从浴室里出来了,凤馨悦的眼睛还有些红红的,看着让人

心疼,周怡婧则好了许多,眉目间没有一丝忧愁,还补了一些淡妆,裹着浴巾露

出两条又白又美的大长腿,非常诱人。

我示意两人躺在床上,没有去动凤馨悦。

因为这是一张超大床,躺下5。6个人都很轻松,我就侧躺在大美女身边,

仔细观察她的样貌。

她有着一头乌黑如瀑布的长发,前面刘海微垂挡住了眉毛,一双大大的眼睛

明亮有神,白嫩的小脸蛋上带点婴儿肥,笑起来非常甜。

我单手摸了摸她的小脸,明显感觉她有些紧张,我还以为她是个大龄处女,

就笑道。

「害怕啦?」

「不是…只是有些不适应…」大美女红了红脸说道。

「这么说有经验咯。」我展躺在床上说:「来先帮我口一管。」

「口?」她疑惑的问。

我更疑惑的看了她一眼,因为按照秦鸿龙所说她们不是处女就是良家,已经

有老公的人还有什么不知道的,我就奇怪道。

「对啊,没给你老公做过?」

「他…他有提过…但是我没做…」大美女不好意思的说。

我一听就来了精神,没想到还能遇到这么纯的人妻,既然还留着处女口,那

我自然就要笑纳了。

「没做过不要紧,我教你啊。」我淫笑着指了指床尾的位置示意她过去。

她挣扎一下就爬过去了,然后我脱下半腿裤,粗长的肉棒一出现就吓了她一

跳,看她那惊诧的神情我更满意了,岔开大腿背靠在床头的高大靠枕上说。

「过来。」

她乖乖的爬到我胯下,脸颊距离肉棒只有不到10公分的地方,不得不说她

那不想看我丑陋的肉棒,却又因为距离太近而不得不看的样子实在太可爱了。

「伸出舌头,全部舔一遍。」我命令道。

虽然有些不情愿,但好赖也是经历过男人的女人,知道怎么也逃不了,她就

伸出翘舌在我的肉棒上来回舔了起来。

我让还在一旁跟块木头似的凤馨悦过来躺在我怀里,一只手环过她的腋下,

反手剥开碍事的胸罩,揉搓她小巧玲珑的乳房,尤其是那两个小豆豆更是我重点

照顾的对象。

不一会,整根肉棒都被大美女的香舌舔了一遍,就连下面的子孙袋也没有放

过,看来虽然没有做过,但AV什么的应该也是看过的,我就继续说道。

「现在张开嘴,把他含在嘴里,就像吸果冻一样。」

大美女听过我的话,深吸口气张开嘴,一口就把我的大龟头吃到嘴里,那勇

猛的样子吓得我冷汗直流,没办法不害怕啊,这要是来上一口下半辈子就毁了。

不过还好,虽然难免的被牙齿磕了两下,但总体来说还是很完美的,尤其是

她火热的口腔不断传来吸力,小舌头还不安分的在我的龟头上来回扫动,就让我

爽的一批。

我拍拍凤馨悦的小屁股:「去帮帮你姐姐,没看到她都吃不下了。」

「啊……好……」

小美女先是一愣,反应过来就答应一声,起身爬到我胯下的地方楞楞的跪在

那里,不知该怎么办了。

大美女看到这情况,立刻起身爬到我的左边,让凤馨悦趴在我的右边,虽然

她也是第一次口交,但好歹也是个小少妇,知道男人都是什么操行,她就指挥着

凤馨悦舔肉棒的右边,自己舔左边。

我看着一大一小两个美女就像一起吃冰棒一样,你一下我一下,你上去我下

来的争抢般舔着我的肉棒,我就几乎要把持不住了,但还是强忍着快意问。

「悦悦,你的初吻还在吗?」

凤馨悦显然不知道我为什么问这样的问题,她眨了眨大眼睛轻轻的说。

「在啊…我连男生的手都没牵过…」

我嘿嘿一笑,邪恶的说。

「那么把你的初吻,献给我的肉棒好吗?」

我邪恶的话语让凤馨悦愣住了,也让大美女愣了一下,但她只是用怜悯的目

光看了一眼女孩,就继续为我服务,到了这个地步,没有谁比谁更可怜,只能怪

自己命不好,遇到我这样的变态。

凤馨悦怎么说也是一个好女孩,受到这样的侮辱,让她的眼泪不由自主的掉

落下来,但因为有前面的事情,她又不敢真哭,怕我把她撵出去,那才是真正的

竹篮打水一场空,前面付出的努力就都白费了。

「怎么?不愿意吗?」我轻声的诘问,只是那声音隐藏着说不出的快意。

如果是平时,有一个小美女被欺负到流泪,我一定不忍心对她落井下石,还

会好言相劝,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心中有一股莫名的力量推动着我让我继续欺负下

去。

「我…我…」

凤馨悦挣扎着想要说些什么,但看到我戏谑的眼神,身为一个聪明女孩的她

立刻明白,求饶并没有什么用,反而会受到更进一步的侮辱,只要她不放弃这2

5万的救命钱,她就只能任我摆布。

但想通了事情的本质,并不能对已经发生的事情做什么改变,她只能带着三

分不甘,七分屈辱的说。

「我…我愿意…」

我没说话,只是用眼神示意她继续。

她就慢慢的低下身子,痛苦的闭上眼睛,撅起小嘴,亲吻在我的龟头正中间。

代表着女孩最纯真的初吻,就这么奉献给了我的肉棒,这种将一个女孩最纯

美幻想击碎的快感,简直比做爱都要来的更加猛烈。

自大脑神经而下到尾椎骨的一阵舒爽,让我再也无法忍耐,马眼里噗噗的爆

射出一股股精液,打在凤馨悦的嘴上,她想躲避,但却不敢躲,只因为我还没发

话。

一连射了十几股才堪堪停止,凤馨悦的小脸上已经布满了浓稠的精液,多的

不断往下滴,大美女的脸上也被溅了不少,而且有一股正好射到了她的嘴角,现

在正顺着嘴角流进她的嘴里。

她想把这股精液弄掉,但我抬起手就把那股射到她嘴角的精液刮到她的嘴里,

看着她吸吮着我的手指,然后把精液全部吃掉的样子,我本就没软的肉棒不由的

更加硬了。

但现在的样子肯定不能继续战斗,我就带着两女去浴室将射在她们身上的精

液全部洗去。

回到卧室我就迫不及待的把周怡婧「洗脸时候问到的大美女名字」按在床上,

剥开单薄的浴衣,一直手挼搓她的奶子,一只手探入黑森林中摩擦她的蜜缝。

她的阴毛没有修剪,有些乱糟糟的,虽然有些影响美观,但其明显没有用过

几次,还是粉嫩的蜜唇却弥补了这小小的缺陷,我简单摸了几下,感觉她已经做

好了准备,就提起长枪探入蜜穴,直刺保护着子宫的战盾。

「呜……慢…慢一点…太大了…」

周怡婧闷哼一声,双腿环住我的腰,阻止我继续运动,羞红着脸说。

我低下头亲亲她的嘴唇,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就开始缓缓抽送起来,经

过20天无休止的性爱,我已经不是那个初出茅庐,只顾着自己舒服的毛头小子

了。

虽然不会什么三浅一深,九浅一深的高深技巧,但也知道循序渐进,由缓至

急。

很快的,周怡婧的淫水越来越多,呻吟声约来越大。

「喔喔……好……好舒服……嗯啊!…就……就是那里……使劲儿……啊啊

……来了……我要来了……嗯啊啊」

呻吟着,周怡婧就高昂着头,死死的抱住我,身躯不断颤抖。

我也享受着她膣肉不断痉挛蠕动,紧紧禁锢着我肉棒的快感。

等到她最猛烈的一瞬过去,刚刚放松躯体的一刻,我立即开启爆干模式,大

龟头每一次都深深的撞在子宫口上,和诚美一样,还没从高潮余韵中缓过来的她

立刻露出我最喜欢看的神情……被我干坏的神情,她敏感的躯体不断的颤抖着,

淫荡的高声呻吟。

「呜呜……不要……啊啊嗯……不要这么快啊啊啊……等……等一下……我

……我不行了……嗯啊喔……又……又要来啦……嗯哦啊啊!」

第二次高潮比第一次来的快了一倍,但她此刻已经没有力气禁锢我的动作,

只能像人肉飞机杯一样不断接受我的侵略,我没有理会她的高潮,抓住她腰部两

侧作为受力点更加加速抽插。

第三次。

第四次。

第五次。高潮不断袭来,而且一次比一次更加强烈,我也在受不住这被淫水

来回冲刷龟头的快感,死死的抵着她已经破开一个小口的子宫颈,将浓稠的精液

全部射入她的子宫之中。

拔出肉棒,溢满的精液就顺着还没完全闭合的子宫口从周怡婧的体内流了出

来,我大口的喘着粗气躺在一旁,看着已经被我干的失神的美女,心中不禁充满

了成就感,这可是无数男人只能意淫的美事啊。

休息了一分钟,我的呼吸终于趋于平静,我挪挪身子,惬意地靠在高大的靠

枕上,岔开双腿挺着已经射过两次,但还依旧高耸的肉棒对凤馨悦招招手说。

「悦悦过来。」

凤馨悦乖乖的绕过周怡婧,跪坐在我的胯下,她显然已经有所感觉我接下来

要做什么,我当然不能让她失望了,指指肉棒说。

「舔干净。」

听到命令,凤馨悦皱了皱可爱的小眉毛,低下头看着我的大肉棒,上面沾满

了周怡婧的淫水和我的精液显得肮脏不堪,但她没有过多犹豫,就伸出翘舌像小

猫一样轻轻舔了一下龟头。

刺鼻的臊气让她的眉毛皱的更紧了,她有些为难的看了我一眼。

我看着她眼中闪烁着祈求的目光,心中就是一阵变态的快意袭来,我突然明

白,我最享受的就是这种将人玩弄在鼓掌之中,对方却一点不敢反抗的感觉。

「把龟头舔干净就行了。」我决定稍稍放她一马,毕竟对于一个还未成年的

女孩来说,她今天已经做的够多了。

听到我的话,凤馨悦知道这已经是我的底线了,没办法,她只好皱着眉毛,

屏住呼吸,伸出舌头开始清洁我的肉棒。

但我却起身阻止她继续下去,她疑惑的看了我一眼,还以为我良心发现,却

没想到……

「这样可不行啊,我都放你一马了,连句感谢都没有吗?」

我用戏谑的眼神看着她,就像在看仓鼠好不容易将食物藏起来,又在仓鼠的

眼前把它藏好的食物翻出来拿走一样。

她也被我的逻辑惊到了,这种一直都是她在付出的事情,就因为少做了一些

还需要像我道谢?

这简直就是无耻至极!

但相比于整只肉棒的清洁工作,还是只清理一个龟头更能符合凤馨悦的接受

范围,她轻起樱唇轻轻的说。

「谢谢。」

看着她屈辱的神情我更开心了,但是这还不够,我单手勾起她的下巴,眼睛

直勾勾的看着她的双眸。

「谢谢谁?」

「谢谢你。」

有了第一次,第二次就不会很难,她这次很快的回答。

但我却对这个称呼不怎么满意。

「你这个称呼太见外了,你可以叫我哥哥。」

「谢谢哥哥…」

「哈哈,这才对嘛。」

我大笑着躺下,仰头看着天花板,享受着校花的极限服务。

武林至尊手机版

今晚开特马开奖结果

航海王启航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