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叠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折叠椅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边州轶事1春楼女侠

发布时间:2021-01-22 05:59:33 阅读: 来源:折叠椅厂家

边洲,位于帝国法尔特西南方一块广袤的土地,在很久以前从风暴之海对面

大陆过来的移民在这里建立起了一个属于他们自已文化的聚集地,当时这片土地

还受到海对面的那个古老强大国度的支配,他们在这里设立属州,任命本国的总

督来管理这片新大陆的殖民地。那个时候帝国法尔特还没有这么强大,然后随着

帝国的不断扩张,以及风暴之海的澎湃,让海对面的国度渐渐失去了边洲的控制。

直到如今,边州虽然还是名义上的属州,但实际已经几乎完全脱离了母国的

控制,成为了帝国周边的自治领,拥有着自已的文化和独立权。这种情况和北面

的下樱非常相似,但相比战乱的下樱,边州并没有内乱,由于和帝国,特别是支

配帝国南方的雄鹿大公国数百年间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关系,让边州和帝国的文化

不断互相交融,在这期间很多边州人会离开这里前往帝国,甚至更北方的土地去

寻找新的天地。

边州由于被帝国领土所包围,所以鲜少经历战事,这里的人民安居乐业,和

谐生存至今。不过在边州这块拥有独自文化的土地上,自然也会有纷争,有纷争

自然也会产生了拉帮结派,于是江湖就此产生。在边州的江湖之中,帮会、门派

横立,比比皆是。其中有三个门派的名字格外刺眼,因为这三个门派是专门以贩

卖和调教女性作为其存在意义的组织,他们被称为『一楼一帮一教』,虽然也有

其它以女性为目的门派,不过这三个通常是最有名的。其中一楼名为『银宵楼』,

银宵楼当然不是指一座楼,它是一整个以妓院为中心的卖春组织,在边州各地都

有设有属于自已的春楼,除了和其它春楼一样经营各种正规的风月之外,还有各

种更为秘密的场所。相比起其它妓楼,银宵楼更让武林人士不齿,因为这里还会

强迫那些落难的女侠进行公开调教和卖淫,然而没有人知道银宵楼的老板是谁,

但能在边州生存至今都不被官府和武林人士捣毁,有传闻老板正是总督府的人。

一帮为黑水帮,听起来是个很普通的名字,因为黑水帮本来只是从事海运业

务的民间帮派,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黑水派的业务被其它帮派不断挤压,为求

生存的黑水帮不得不另辟捷径,逐渐成为了贩卖女性的地下帮派,与下樱和帝国

都有暗自交易,甚至其业务更是开展到了更北面,那个臭名昭著的沙漠城市。最

后是一教,如果说银宵楼是以卖春为主要活动范围,黑水帮擅长贩卖的话,天水

教就是以调教和玩弄女奴作为淫乐的极邪教派,落难的女侠入教为奴,成为人们

发泄的玩具已经是整个武林都为之蒙羞的事情,更甚至还有以女性为『鼎炉』,

利用女体教功的邪门心法存在,成为了很多邪派人士向往之地。

『银宵楼』的一处分楼,『金燕楼』几乎占据了整个街区,有着五层楼高的

楼台上挂满了珠光宝气的装饰,这是当地最红火的一家妓院,妓院火不火,当然

取决于其中的姑娘们是不是够吸引人,但很少有哪家的姑娘比盐商阮家的大小姐

阮怡月更温柔娴静,妩媚动人了。虽然是书香门第的大小姐,但阮怡月出落得大

方得体,而且不输给男性协助父亲经营家中事业,是个温婉动人,又坚贞不屈的

大小姐。然而,在边洲也有着属于它黑暗的一面,阮家卷入了边州海事大臣的盐

商案,最终被海事大臣吕腾所陷害,阮老爷子长病不起,这几年一直是阮家大小

姐站出来主持大局,以一介少女的肩膀将整个阮家撑了下来,直到最后。

张灯结彩的顶楼,有一处专门有守卫的房间,里面时不时传来男性的淫笑声

和女性的呻吟声。

「用点心舔,屁股动起来,大小姐,哎,真是懂事儿,以前在阮家小人看着

大小姐的身材就动了心,没想到现在真的能挨上了。」

「不要这么看着我,小人们也是没办法,谁让咱们阮家被吕大人看上了呢?

吕大人出钱让小人们来金燕楼干小姐,说是干够了才让回去。看看这脸蛋,

精致的紧,小姐果然是这楼里的头牌。」

「站好,自已把脚分开,屁股翘起来,声音更骚一点,哎,就像这样。」

房间里传来男性和女性纠缠在一起的味道,然后是拍打女性肉体时那诱人的

声响,伴随着女性的呻吟形成一具让人浮想连篇的画卷,落难的大小姐和小人得

志的仆人们,阮家小姐的肉体被三个本来是下等的仆人所占有,侵犯,曾经勇敢

聪慧的阮怡月现在不得不尽力讨好她们,脸庞上已经满是无奈,这些日子她所受

的屈辱已经数不胜数,为了羞辱她,不断有仆人,还有其它商界的伙伴被邀请来

这金燕楼摘她的牌,看着这些曾经的故人或是敌人,她不得不自已摇着屁股去侍

奉那些人,像个最风骚的妓女一般迎客,已中的幸酸只是她一个人知道。

阮家大小姐平时所行所为清正无私,自然也会有帮她申冤。在『金燕楼』的

外门前,几个家丁还有一些武林人士正挤在门口,要求金燕楼放人。然而随着一

声娇喝,一个彩魅一样的身影俏生生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你就是这里的老板?肖影红?」看着对方是一身红衣的妙龄妇人,在武林

中有所见识的人就知道『流影红』肖影红的大名,只凭手中一柄红纸扇,在江湖

中创下了诸多事迹。虽然武功高强却又不入正道,虽然是一介女流却又是『金燕

楼』的老板娘,虽然不是杀人无数的魔女,但又让人恨之入骨。虽然长相美貌却

又挑逗放荡,其眼神和言语都散露着春意。

「既然知道我,可就知道这里是哪里,还敢如此放肆。」肖影红轻轻一笑,

一种成熟妇人的媚态就本能地表现出来。

「自然知道,我等前来就是为了让你们放人,把堂堂阮家小姐放了。」一个

带刀的中年男人上前一步,用刀指着老板娘。

「你们口中的家小姐,现在正在我金燕楼顶楼,张开双腿让阮家仆人操呢,

看,最高最亮的那个窗户就是。」肖影红纤纤玉指指着楼上,然后嫣然一笑。

只见正派人士脸中一红,他们左右对视一眼,然后同时身影暴起,将肖影红

包围了起来。这些都是江湖上有名有姓的正派人士,武功并不低,但肖影红只是

区区一介女流,面对男人的掌击,只是轻轻用红扇就挡了下来。然后以扇当指,

一下子就点中男人的要害,立刻让对方惨叫着倒了下去。接着只见影红忽闪忽现,

或点或击,几下就将周围的武林人士全数击倒在地上,只剩下一个影红嫣然而笑。

「今日我不杀你们,只消你们将此物送给阮家老爷,代为传话。」只见老板

娘取出一个小包,打开一看,竟然是阮家大小家的阴毛,「阮小姐已经被剃光毛,

整天光着屁股给金燕楼招客呢,如果阮家的人想来的话,将事先通告,小楼必将

顶礼相待。至于价钱嘛,仆人减半,阮家亲族可以免费,如此阮老爷想自已上贵

小姐的话,小楼一定让贵小姐打扮一番,然后送上门让阮老爷品尽女儿之事。」

这番话语说的恶毒之极,却又诱人无比,让在场的正派人士既尴尬又有些激

动。总算有人爬起来,收下小包就狼狈而去,其它人也跟着离开。老板娘笑着武

林正派人士的狼狈样,然后将红扇一收,转身离去。

「果然是『金燕楼』的老板娘,不仅武艺高强,更是口吐毒莲,阮家老爷听

到后一定气得从床上跳起来吧。」一个男子站在门后,从他的打扮来看,应该是

一个达官贵人。

「哪里,这也是托了吕大人的手,阮家大小姐还是吕大人送过来的呢。我记

得叫陆美华吧,听说她以前为吕大人办事,这阮家大小姐也是出自她的手笔,不

过似乎现在她失踪了?」肖影红眨了眨媚眼,陆美华是美华商会的老板娘,私下

也是干人口贩卖这一行当的。从某些意义上来说,她和那位叫陆美华的商会女老

娘是一类人。

「那个女人的事就不要再提了,今晚良宵,我和原大人有约于此,老板娘想

必已经为我们准备好了吧?」海事吕大人对肖影说道。

「当然,奴家自已经备好了,原大人已经在秘室等候。」说完,在肖影红的

带领之下,吕大人跟着她穿过一个长长的通道,然后出现在眼前是一个巨大的院

子,虽然表面看起来只是普常大院,但跨过张灯结彩的大门,才露出一片洞天。

所谓的酒池肉林想必就是如此,整个大厅内一片淫糜,可以看到诸多妙龄美

女或是赤裸,或是只穿薄衣侍奉在两侧,不过这些女子个个面露愁容,显然不是

高兴的样子。这也难怪,这些女子本来是知府朱兴怀的家眷,堂堂知府家人,却

落得如此下场。这要从大约数年前的内乱说起。虽然边州被帝国包围没有外敌,

但内部也会有内乱和纷争。边州虽然以州为名,但其实际领土要远大于一州,其

内部分为许多散州,其中洛安就是其一。朱兴怀乃当地洛安知府,然和其它官场

同职意见不和,碍于他知府大人的身份其余人只能咬牙忍住。然洛安临海,和周

边诸国往来贸易频繁,当时正值海盗和人贩兴盛,朱兴怀下令彻查州内人贩贸易,

却不知道其实当时洛安已经是边州的人贩窝点,州内大小官员或多或少都有参于

其中,积难重反,大小官员为了保全自已竟然同仇敌汽,反将一棋以莫须有的罪

名告发朱兴怀,加上朱兴怀本来就在官场上失势,最终被诬告为人贩官下狱不说,

还落得个处死的罪名,其大小家眷全部为奴,当成罪犯处理。其中最大的推手为

洛安的知州扬庭远。

话说朱兴怀好美色,家中美妻美妾十数人,个个沉钱落雁,绝色天姿,一直

为他人所羡慕,但这次朱家失势,官场上的人则纷纷将黑手伸向了无助的朱家家

眷,其中就有扬庭远的影子。

掀开帘子,朱家最美的几个家眷跪成一排,每一个人都是玉体尽露,按照吩

咐都把两手按在膝上屈服的模样。让吕大人一看到就心花怒放,心想这朱家家眷

果然名不虚传,这个个天姿国色的,而且不同于春楼花牌,这些美人或是娇羞,

或是屈辱,个有个的气质。

「吕大人来的正好,我们正在进行赏屄大会,大人也一起来吧。」发声的不

是别人,正是陷害了朱兴怀的洛安知州——扬庭远,他扫了一眼屋内,还有其它

官场上的李大人,陈大人等等。果然朱兴怀失势,每个人都贪图朱家美眷的美色,

想来捞一笔。

「还愣着干什么,转过去,自已扒开骚屄,让我们比比谁的好。」扬庭远一

把掌打在一位美妇的臀肉上,然后几个美人无奈地对视了一眼,屈辱地转过身,

跪在地上把雪白的屁股高高翘起来,然后伸出玉指慢慢分开自已的肉穴。

「朱家家眷,名不虚传,果然是名器名器啊。」旁边的李大人忍不住走到一

个妙龄少女面前,那名少女气愤地看了他们一眼,但却无奈地让对方凑近了看。

「不仅是形状和颜色美,这味道也香。」陈大人也走到另一个应该是妾的美

人边上,伸出手在她雪白的美臀上乱摸,对方只是屈辱地咬着牙,但一言不发。

「还是夫人的形状最好看,果然是琴香美人,朱兴怀有妻如此,竟然不懂享

用,实在是可惜。」跪在扬庭远旁边的是朱家夫人柳千千,所谓的『玉指千千琴

声缭绕』是江湖人士对她的称号,柳千千曾经是江湖中的名门女侠,以一手琴音

名震江湖,击毙洛安八怪,挫败黑水帮,名震边州,后来嫁于朱兴怀之后,平日

知书达理,端庄舒雅,帮忙丈夫打理府中事务的样子让很多人心中皆有羡慕。

柳千千虽然屈辱无奈,几度想咬牙自尽,但奈想自已曾经为了丈夫和贪官扬

庭远有数次冲突,甚至一度让扬庭远声名扫地,被对方恨之入骨。扬庭远威胁她,

只要想自尽,就将朱家全府满门活剐,想到朱家大小为了自已而死,加上还有尚

为年幼的女儿,柳夫人只能屈泪点头。

「朱家贱奴柳千千,请大人享用。」柳千千羞红了俏脸,自已举臀将女性的

秘穴完全暴露在外面。虽然其它诸女也是绝色,但果然柳夫人还是略胜一筹,无

论是体态,还是姿色都魅人之极。

然而正当柳千千颤声说着的时候,扬庭远走上去就是一个巴掌:「贱人,我

之前怎么教你的?说话眼睛要对着众位大人,然后动作要媚!」

于是柳夫人只能点点头,重新摆好姿势,用她能发出最好听的声音,像个娼

妓一样对着众位大人:「朱家贱奴柳千千不长眼睛,嫁借了男人,得罪了各位大

人,大人让我代朱家赎罪,永世为奴,于是把贱奴剥光了带到这里,给大人们享

用。」

「说,你是不是很乐意让各位大人操你?」扬庭远继续问,一边用手指扣挖

柳夫人的阴道。

「是的,贱奴柳千千永世为奴,每被操一次,就算给大爷道一次歉,等被各

位大爷操死了,就算为朱家大小赎了罪了。」看着眼前朗声把自已糟蹋到这种地

步的美妇,在场的各位都笑了起来。

「说完来,为什么她的屁股上有个囚印。」吕大人这才注意到,不仅是柳千

千,在场的所有家眷都在屁股上有烙印。

「这是给定了大罪的罪犯用的,本来应该是印在脸上,让人辱之。不过我换

了个地方,在她们的屁股上印上囚印,以后每当验身的时候,这些女子必当脱裤

为证,岂不美哉?」说完扬庭远大笑起来,吕大人看完也跟着笑,没想到这个知

府对玩弄女人这么擅长。一众大人看着跪成一排的朱家美眷,个个又白又嫩的美

屄上都有一个掌心大小的囚印,看起来就和牲畜无疑,更是平添了一份嗜虐感。

「说起来,这些美眷知州准备如何处理?」扬庭远在洛安掌管大小刑房,再

在知府落马,新的知府还没有到任,这等犯人该由扬庭远来处理。

「大抵上可以发配为奴,也可以满门抄斩,还没的着落。不过介于朱家主人

贩卖人口,在济安引起了众怒,作为从犯的朱家夫人和其它家眷自然也免不了关

系,满街入狱也是不可少的。」说起游街入狱,所有人都笑了起来。

扬庭远在济安的手段可是出了名的毒辣,许多女囚落到他手上,都落得求生

不能,求死不得的境遇。好的最后被贩为娼妓,坏的就是被酷刑当众处死,其手

段之残忍,为正道人士所不齿。但是嗜虐女性的方面,又深受洛安民众所喜爱。

其它不说,只说不久前入狱的女贼,江湖人称『飞燕子』的苏含玉,据闻这

个『飞燕子』出道多年,不仅武艺高超,而且神出鬼没,有许多富人都被飞燕子

光顾过,但又没有人能抓得住她,也没有人知道她是谁。不过由于作案的时候她

都是半蒙面,所以很多人只是看到一个极美的女子从房顶上掠过,但不知她究竟

是谁。然而常在河边走,总有湿鞋的一天,洛安女神捕雪见天暗中调查数月之久,

终于抓到了这个谁也抓不到的『飞燕子』,最后关押在了扬庭远的牢房。当苏含

玉第一次以真面目见人的时候,果然相貌极美,完全不输在一旁的雪见天,要知

道女神捕雪见天也是洛安排得上号的美女。然而之后女贼所遭遇的事情,就连雪

见天自已也难免会后悔,但是恐怕现在这个女神捕自已也自顾不暇了,当然这是

另外一个故事。

话说苏含玉被捕之后,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就是她被剥光了屁股上烙印然后骑

着木马游街。整整三天三夜,苏含玉骑在木马上像牛一样慢慢游街,在场的所有

人都可以伸出手在她葫芦状的美艳肉体上摸上两把,到一个点就停下来,让人品

头论足一番,然后再走。白天骑木马游街,晚上则是被人轮着干,据说最后一天

她被人当众用剪子拔光了下面的毛,然后就连腋下也没有放过,全部被一人一根

拔掉拿走,就这样被弄得全身光秃秃地,加上她的叫声,整个刑场上香艳无比,

好不诱人。三天下来苏含玉本来还算有神气的身子一下子全软了下来,当然习武

之人没这么弱,现在这个女飞贼还被囚在扬庭远的牢房里,时不时拉出来游街呢,

当然听说牢房里的刑也没有落下过。

听到苏含玉的遭遇,想到眼前柳千千也要被照着样子玩一翻,在场的所有人

都期待起来。

纵剑仙界安卓版

金达彩票

天行道BT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