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叠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折叠椅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迁越书屋第三章山野熊的故事

发布时间:2021-01-22 08:51:40 阅读: 来源:折叠椅厂家

【迁越书屋】第三章山野熊的故事

我叫山野雄,是一名有着10余年工作经验的特工,虽然没有完成过什么特

大任务,但我在组里的威望还是很高的,而且因为有时会在完成任务时利用职务

之便捞取一些钱财,所以我的家底不可为不丰厚。

虽然有很多人明明知道我拿了钱想要告发我,却怎么也找不到证据,更抓不

到我的小辫子,这就让很多人对我恨得牙痒痒又羡慕不已啦。

不过在我看来他们之所以会对我恨得牙痒痒又羡慕不已,最主要的原因还是

我有一个又漂亮、又贤惠、又有能力的妻子,一之诚美。

诚美是我所在特工组的组长,第一次见到她时我就被她的美丽所惊艳,通过

一小段时间的共处又被她的贤惠所打动,我当时就立下誓言一定要娶到这位天赐

的美人儿,用一辈子的时间去爱,去守护她。

也许是上苍都被我的决心所感动,在一个风雨飘摇的夜里,诚美接受了我的

求婚。

幸福来的如此突然,让我有些措手不及。

但,我发誓我要给她我所能给的一切,只因为我爱她胜过自己,更胜过这世

上的一切!

一切都是那么美好,那么幸福,在结婚的第一年就诞下了我们的爱情结晶,

虽然因为工作都很忙的原因没有时间在生小孩也没有多少机会做爱,但我们的感

情却始终火热,不曾有半点不快发生。

但……就在前几天,我们一家三口平静且温馨的生活突然陷入地狱深渊!

一切原因都是那个死肥猪!

他拥有一个一巴掌大,四四方方,一个角上带有闪光灯的东西,他管那个有

点像照相机的东西叫做记忆思维修改器。

这个修改器会发出一种刺目的白光,如果眼睛直视白光发源地,就会陷入无

意识状态,然后任凭那个死肥猪对陷入无意识状态的人的记忆和思维进行修改。

不要问我我为什么这么清楚,因为我就是受害人,我们一家都是受害人。

那个混蛋修改了我妻子和儿子的记忆和思维,让妻子认为和他倒错淫乱的淫

戏只是普通的训练,让儿子滚回学校死命学习。

至于我,只是给我下了三条命令:1。不准以任何方式透露关于妻子和他之

间的事情。

2。要时刻想办法让妻子和他更多次的做爱。

3。不能做任何伤害他的事情。

虽然这三条命令看似无懈可击,但,这个死肥猪竟然自大的没有对我这个特

工进行记忆和思维修改,我一定要让这个肥猪明白特工的可怕,让他付出代价!

可事情的发展却根本没有随着我的意志而有所改变,反而一心想要解救妻子

的我,竟意外成为他玩弄我妻子的帮凶………

…………………………………………

夕阳西下,淡金色的余光撒在路上。

我拖着疲惫的身躯走在回家的路上,却没有任何心思欣赏这落日余晖的美景,

不止因为一整天的劳累工作,更因为妻子被人侵犯我却毫无办法阻止,这种无能

为力的痛苦让我郁闷的想要自杀。

可我不能死,不但不能死,反而要好好的活着,因为只有活着才有机会打倒

那个恶魔,将妻儿从深渊解救出来!

不断坚定着心中的信念,我快步向家里走去。

………………

「我回来啦。」我站在玄关处大声说到。

「啊……老……老公,你……嗯啊……你回来了……喔……」

我的话音一落,客厅里就传来妻子高喊浪叫的回话,和「啪啪啪」的声音。

我走进客厅,就看到自己的妻子正赤身裸体的跨坐在一个同样赤身裸体的肥

胖男人身上,男人粗长的肉棒被妻子下面紧致的蜜穴套着上下起伏。

看着妻子神色只有无尽淫媚之色在胖子身上尽情承欢,再不见往日看自己时,

眉目间那贤惠可爱的感觉,妖娆的身体跨坐在肥硕胖大的身体上不断扭动,淫靡

的对比无比的强烈刺激着我。

「原来是山野先生回来啦。」

肥胖男人看到我这个正牌老公回来,对自己正在做的事情一点停止的意思都

没有,反而抓住妻子的腰部用力向上顶送,直顶的妻子狂翻白眼。

「诚美太太看到你回来之后下面变得好紧……夹得我好舒服啊……诚美太太

……还不向你老公打招呼……真是太伤你老公的心啦……」

「老公……啊嗯……对不起……源君正在享用诚美的身体……没办法招呼你

了……嗯喔喔……」

无尽的痛苦在我的心头蔓延,无能的怒火在我的心头灼烧,可我却无从发泄,

更悲哀的是这都是我的主意。

没错,现在这个场景全是因为我的建议才会出现的,因为那该死的第二条指

令,我必须想尽办法让妻子和这个死肥猪尽可能多的做爱。

虽然我不想遵从这样的指令,可是我真的没办法,如果想不到让死肥猪满意

的方法,我的大脑就只会继续想,根本没有办法做其他的思考,不能思考如何拯

救妻子,就没办法脱离深渊,这就像一个死结,紧紧缠绕着我。

无奈的我只好出了几条建议,比如以夫妇的身份做爱,露天做爱,车震等,

都被妻子严词拒绝了,理由是她深爱着我,绝不可能和除了我以外的男人发生关

系。

这让我感动的几乎失声痛哭,可是我挚爱的妻子,你已经被丈夫以外的男人

的精液爆射到子宫都装不下了啊……

没办法,我只好运用我身为特工的敏锐观察力和逻辑自证能力分析整个事件,

只用了半天时间我就知道了那个男人对妻子常识修改的全部内容。

根据其中的内容我开始制定计划,首先排除那些所谓体力,耐力,智力,力

量和敏捷的训练,因为这些都已经被那个男人定死了,我能够自由发挥的只有环

境模拟、战术训练和道德训练。

经过从网上查找资料和恶补一系列淫妻知识,最终我决定以环境模拟为框架,

道德训练为依托,战术训练为切入点的三合一方式,提出以下计划和三个角色。

由死肥宅演绎成一位混入黑社会成为卧底的特工,为了取信老大,不得不把

坏事做尽的超级人渣。

由妻子演绎成,一位因为被那个死肥猪强奸,却意外的被大肉棒征服的人妻

痴女,从而背叛丈夫,转投他的怀抱,为他产下因为不伦之恋而着床受孕的儿女,

但是心里仍旧爱着我的,淫乱扭曲的人妻角色。

我则演绎成,一位妻子的身心被别人夺走,但却深爱着妻子,不想妻子离开

自己身边的丈夫,从而放弃自尊,将所有财产送给奸夫,讨好妻子和奸夫,伺候

他们的生活起居,还会以看着妻子和奸夫野合,自己在一旁兴奋的打手枪自慰的,

卑微下贱的绿奴角色。

面对这种明显背叛我的事情妻子自然不会答应,可我只用了一句话就说动了

妻子。

「想要成为特工,必须以无耻为荣耀,道德是最不可要的东西,没有什么是

比夺人家产,淫人妻女,还要让那人为奴更没有道德的事了。」

这种帮助奸夫,利用妻子扭曲的常识去诓骗妻子和奸夫做爱的做法简直让我

无地自容,可妻子却喜上眉梢,甘之若殆,并要求那个死肥猪立刻执行。

那个死肥猪当然不想答应,各种推三阻四,但面对我都不敢有所违背的妻子,

在没有修改妻子性格的前提下竟敢拒绝妻子的提议,真是自讨苦吃。

果然,妻子立即爆发洪荒之力,双拳如雨点般落在他的身上,虽然妻子明显

没使劲,但看着那个死肥猪被揍得哭爹喊娘,我心里就一阵阵开心,脸上也久违

的带着笑意。

只是…我笑着笑着就笑不出来了,因为妻子打着打着就将那个男人压在身下,

抬起诱人的蜜桃臀将那比我长了3倍还多的巨大肉棒吞如蜜穴,前后左右不断摇

摆起来。

他竟将妻子的常识修改成为「惩罚=榨精」!

啊……这个混蛋!我一定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最终那个男人还是没有答应,我知道他不答应是怕我有自己的思考空间,逃

出他的掌握,可强势的妻子根本不管他的反抗,直接强制执行了我的计划。

我周密的计划自然不是这个死肥宅所能抵挡的,现在已经沉醉其中的他每次

都会很兴奋。

因为自从这样做之后,妻子被子宫中出的次数明显增加了啊。

而我脑海里的命令指示也因为得到了有限度的完成开始有所放松,不在每时

每刻都想着怎么才能让他狠肏自己的妻子,我终于可以开始思考怎样脱离这个深

渊了。

哼哼,小兔崽子,你还是太嫩了,我只要略施小计就有了自己可以思考的空

间,待我在想几个计划让你沉迷在我妻子诱人的娇躯之上,我就可以拥有更大的

思考空间,来解决你缠在我身上的死结。

呼呼,我真为自己的聪明才智感到自豪!

…………

我的归来,让妻子更加放荡,因为被我这个正牌老公看着她被别的男人肏玩,

她浑身都激荡着羞耻的快感,让她忍不住更加大力的扭动起娇躯。

看着娇妻面带着爱意看着我,但双乳却在别人的手中被搓玩,胯下蜜唇不断

饥渴的吞吐着别的男人的肉棒,不由的心中一酸。

可从未见过妻子如此淫糜媚态的我,忍不住的咽下一口口水,胯下原本犹如

死蛇一般的肉棒也无耻的挺立起来。

「没…咕咚…没有关系,服侍好韩源先生才是诚美最重要的事情,我知道你

现在已经离不开韩源先生的大肉棒了,所以不用对不起哦,晚饭的话我会很快做

好的。」

妻子不断的摇着腰,让我可以更多的欣赏她被肏的高潮迭起的美态,以表达

对我的感谢。

「呜呜……谢……谢谢你…啊啊啊……老公……我……嗯嗯啊……我爱你

……」

「我也爱你哦…老婆…」

虽然妻子现在赤身裸体的被丈夫以为男人奸淫着,可丝毫不影响我们之间爱

意的目光相互交织。

「你们的爱情还真是让我羡慕不以啊。」

扭曲淫靡的场景,让妻子身下的男人忍不住的下身更加大力的耸动起来,一

边制造出更多「啪啪啪」的声音,一边略显喘气的继续说。

「不过你们越是相爱,就越是让我想要肏弄诚美这个淫乱的太太,想让我的

精液灌满太太的子宫,用精子强奸太太的卵子,然后让太太因奸受孕啊!」

「呜……不…不行啊……嗯……噫……啊啊!明……明明爱着老公……人家

……啊啊……人家却被源君强暴着……嗯……噫……啊啊!被播种……被……被

亲爱的源君播种……呀!老……老公我要被源君播……播种啦……噫啊啊啊…

…」

听到妻子的话语,那个死肥猪立刻开怀的大笑:「哈哈,这么轻易就同意了

吗,你还真是个淫荡的女人啊!」

「是……是啊……我就是淫荡的女人……啊……嗯哦……我已经被源君的大

肉棒征服了……没有源君的大肉棒我再也不能活下去了……嗯啊啊啊……」

「这样的话,太太以后就跟着我,做我的专属肉内裤吧!」

「呜呜……谢……谢谢源君,人家好…好开心……嗯……啊啊……可以成为

源君的专属肉内裤……这样的话就能每天被源君的大肉棒狠狠刺穿了……对…

…对不起老公……我要……要成为源君的专属肉内裤了……再也不能陪着你了啊

……啊啊啊……」

妻子的话语突然让我感到十分陌生和害怕,我不敢想象妻子离我远去的话,

我会有多么痛苦,哪怕这只是在环境模拟,我想我也会难受死去啊。

就在我六神无主,惊慌失措的时候,那个死肥猪……呜……是那个有些胖的

男人仿佛看出了我得无助,一边继续肏弄着妻子,一边说到。

「不行哪,如果太太你就这样跟着我的话,你老公一定会十分伤心呢,所以

我要太太你一直待在你老公身边!却时刻索求着我的精子射满你的子宫,为我怀

胎产子,然后让你老公养育我们的骨肉!」

「啊嗯……太…太过份了……喔喔!把…把人家的……呜嗯……肚子搞大

……啊啊……让人家的身心……都喔喔……都被源君抢走……唔……还…还要让

老公养育亲爱的骨肉……嗯嗯……实……实在是太过份啦……」

「过分吗??这样就不答应了啊……难道你不想要大肉棒了吗?」那个男人

说着,一下子抓住了妻子的腰部固定起来,虽然肉棒还插在妻子的蜜穴中,可是

妻子却不能在上下起伏了。

妻子正处在高潮的边缘,被男人这样一固定,连扭腰都困难更别说上下起伏

积累快感了。

难耐的浴火腾的一下就烧毁了她的理智,只见她不断的亲吻着那个男人的嘴

唇,两个硕大雪白的乳房,也在他的胸堂来回摩擦,就像一只发情的小母猫…

「不……不要抓着我啊啊……我要,我要大肉棒,快……快动起来,源君快

动起来呀!」

「这么说你是答应喽?」

「答应……答应……只有是源君的要求我全都答应。」

「可是你老公已经看到了呀,如果他不愿意的话怎么办呢?」

那个男人仍然抓着妻子的腰不放手,却引导着妻子慢慢的,一下一下的起伏

着,说:「你赶快求求你老公吧,如果他不答应的话我也不想强迫呢…」

这样慢腾腾的速度和力度更加拨撩妻子的情欲,在这样的欲火灼烧中,妻子

毫不犹豫的放弃了自己早已不存在的底线。

「老……老公,我已经不能离开源君的大肉棒了,所以求求你答应我,每天

看着我被源君的精液子宫中出,然后养育我们的孩子吧,我会一直在你的身边,

也会在心里一直爱着你的……」

妻子的请求正中我的下怀,我才是那个不能没有妻子,如果失去了妻子就不

知道该怎么活下去的人啊……

我就像是突然收到了我最想要的礼物,惊喜的几欲疯狂。

「真的吗?老婆这是真的吗?你真的愿意留在我身边而且还会爱着我!啊

……我太幸福了……虽然你的身心都已经不在我这里了,我也要每天被你戴绿帽,

可是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和韩源先生,我一定会努力工作,养育你们的

骨肉的!」

「啊……动开了……源君的肉棒又动开了……嗯嗯……好爽……用力……嗯

啊……就是那里……啊啊!」

妻子还没有回话,就被她身下的男人肏的高声浪叫起来,那个男人显然也极

度兴奋的说。

「呵呵……不愧是山野先生啊,这样的要求都能答应,你这个绿奴当的也真

是称职!还不赶快感谢我让诚美太太待在你身边!」

这个混蛋!

哎……算了,确实需要感谢啊,如果没有他的训诫,妻子一定会离我而去的,

就看在他还有点良心的份上,我在被他控制的期间好好的当好绿奴,让他能够更

加尽兴的肏弄我的妻子吧。

「感谢韩源先生。」我跪在地上,真诚的说:「感谢您对诚美的照顾,让她

可以每天享用您的大肉棒,更要感谢您没有让诚美离开我,让我可以每天看着您

肏弄诚美的英姿,在一旁打手枪自慰。」

我的话语让那个男人不由的露出满意的神色,他揉捏着妻子的双峰,胯下不

断挺送着说。

「山野先生的感谢真是有诚意,不过你现在还不可以看着我肏太太的样子自

慰哦……从早上起床到现在,我已经肏了太太整整一天了,这可是体力活呢,我

现在已经饿不行啦。」

「嗨……明白啦,我马上就去放洗澡水,您和内子洗完澡后,就可以享用晚

餐了。」

我会意的答应一声,就准备起身而去,又忽然想到妻子今天要离我而去的言

语,我是绝对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的,所以光靠这个男人的那点良心肯定不行,

万一他反悔了带着妻子远走高飞那我岂不是要痛苦而死?

但如果妻子怀孕的话,一定会需要人照顾,这个只会在妻子身上不断索取的

男人肯定不会照顾人,到时候照顾妻子的责任就落到我身上了,这样一来妻子就

肯定要留着我身边了,想到这里我就忍不住的对妻子说道。

「诚美一定要好好满足韩源先生的性欲,怀上韩源先生的骨肉啊……」

妻子虽然已经爽的直翻白眼,可还是认真的回答。

「老……老公,放心吧……我一定会把源君储存的精液全部榨出来,让源君

的精液肆意地填满我子宫的每一个角落,怀上源君的宝宝的!嗯啊……来了啦

……啊啊啊!!!」

妻子说着,就达到了这个早该达到的高潮,也许是因为刚才的中断,妻子这

次高潮好像比平时更加厉害呢。

妻子的话语和猛烈的高潮,也让她身下的男人更加爽快了,他大力的揉动着

妻子的美乳,下体就像是捣撞机一样,疯狂的挺动了20几下之后,本来因为妻

子的阴道和子宫太短而无法全根进入的肉棒,竟然全部顶了进去。

这,这一定,这一定是子宫移位,妻子竟在高潮之中被干到子宫移位,极度

的痛楚变成了最强的快感,让她在这猛烈的高潮之中再次达到了更猛烈的高潮,

妻子已经极度后仰着的头更加后仰,喉咙中发出雌兽般的「呃…呃…」的低吼。

这个时候妻子身下的男人也到了极致,就见他精关一松,整个卵蛋都开始抖

动,我能听到那个男人的精液爆射进妻子的子宫,打在子宫壁上的「噗通…噗通」

的声音,也能够想象到那些画面。

妻子平坦的小腹随着那个男人的子宫爆射,就像真的怀孕了一样的微微鼓起

了……

身为绿奴的我立刻感到了这极度异样的刺激,一想到妻子纯洁子宫是我从没

有占领过的地方……现在就这样被别的男人全部占有,干到位移不说,还在进行

着子宫爆浆。

我的身体就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胯下硬到爆炸的小鸡巴一阵舒畅,我竟然

忍不住射精了,我达到了以往从没有过的强烈高潮,令我射出的精液量远超以往。

舒爽过后,我来不及处理自己裤裆的湿腻,赶忙跑去浴室放水,好让妻子和

那个男人能够痛快的一起洗澡,不过一直到我的晚饭做到一半的时候,浴室才传

来流水声,虽然我还在做饭,可我还是能够想到刚才我走之后的画面。

那个男人当时一定在享用着妻子高潮时不断蠕动夹紧的阴道,用龟头死死的

顶住妻子的子宫口,不让精液有一丝流出来,一直到精子凝固在子宫之中,他才

抱着我的妻子走进浴室,下体却还紧紧地连在一起。

………………………………………

不知道为什么,我有种直觉,如果我全力完成第二条指令的话会有很大收货,

虽然这样让我很苦恼,可我还是决定在没有有效的办法之前相信直觉。

而且通过观察和思考,我发现如果我越是投入绿奴这个角色,那个男人就越

是兴奋,对妻子子宫爆浆的次数就越多,第二条指令对我的我的禁锢就会越发减

小,为了能够早日脱离深渊,我决定全身心投入绿奴这个角色。

所以,自那之后的5天,我就一直全心全意的演绎着绿奴的角色,现在我已

经完全融入其中了。

每天早上起来,为那个男人和妻子准备好早餐和午饭后就去上班,虽然我会

尽量抽出时间,中午回来为他们做饭,可这样的时候还是很少,因为我要努力赚

钱,才能让他们享受更好的生活!

不过这毕竟是我的不对,没有让他们更加满意,晚上下班之后,我会尽力弥

补,为他们放好洗澡水,在准备一大桌好吃的料理,作为赔罪。

等到他和妻子吃饱后,我就开始洗碗,洗衣服,擦地,收拾卫生,为他们创

造一个良好的做爱环境。

大部分时候,我都会一直忙到晚上十一二点才能把活干完,虽然很累,但我

却甘之若殆,因为这个时候是我最最兴奋的时间。

我终于可以看着妻子被大肉棒爆肏的样子,在一旁打手枪自慰了。

一看到贤惠端庄,漂亮大方又深爱着自己的妻子,彷佛是一只求欢的母狗般,

在丈夫以外的男人胯下委婉承欢,然后哀求着将精液射进她的体内。

我就感觉到一股仿佛将整个人燃烧掉一般的快感。

胯下的小鸡巴也坚硬无比,虽然看着妻子被别的男人肏的高潮不断,自己在

一旁兴奋的打手枪很贱,但每天晚上都我可以射5次以上,这让我感到无比的满

足。

虽然我的5次,还比不上那个家伙一次的时间和射精量……

对此我对他的性能力十分羡慕,同时也非常感激。

没错!我感激他。

如果不是他,我根本不知道我妻子的性欲竟如此旺盛,也不知道我的小鸡巴

根本满足不了妻子,更加不知道妻子竟然为了爱我而忍受了十几年的浴火煎熬。

如果不是他用大肉棒满足了妻子,妻子一定会忍耐到我们同归黄土,一辈子

都得不到满足吧,可那样的事情是我无论如何都没法接受的,我会羞愧的自杀的。

「嗯……源君,快……快点……哦啊……我……我又要来啦……嗯嗯啊!」

今天我像往常一样一边在水池边洗碗,一边听着身后的妻子被肏的浪叫不止

的呻吟。

我的浴火就疯狂的升腾,我赶忙胡思乱想,将欲火压下,如果没做完绿奴的

工作就去享受绿奴的权利的话,妻子就会以我破坏训练为借口惩罚我。

一想起妻子的处罚,我就不由的浑身一抖,那一次就是因为我没有压下欲火,

跑去偷看妻子被爆肏的样子,躲在门外打手枪,被妻子惩罚三天不理我。

仅仅不到一天,我就忍受不了妻子对我冷若冰霜的模样,再房间中我跪在地

上对妻子苦苦哀求,在毫无自尊的哭求中发下一遍又一遍的誓言,最后还是韩源

先生开口,才让妻子原谅了我。

也是那一次让我对这个一直肏着我妻子的男人有了新的认识,开始真心诚意

称呼他为韩源先生。

回忆起上次仿佛将心都撕裂一般的痛苦,我可不敢再试一次,只好四下张望

希望找个东西可以转移我的注意力,却突然看到了挂在墙上的日历。

算算日子,咦……后天正好是妻子的危险期啊!这可是个重要的日子,如果

能够制定一个计划,让韩源先生可以多肏妻子几次的话,第二条指令对我的禁锢

一定会继续消减的。

而且说不定韩源先生一开心,就会多赏赐给我一些近距离看着妻子被他干的

高潮迭起的样子,让我在一旁打手枪自慰的机会呢!

想到这里我的心头就火热起来,加快速度把绿奴的工作干完,为后天这个重

要的日子做好铺垫,我一定要送给韩源先生一份难以忘怀的大礼!

……………………………

今天是妻子危险期的第一天,为了能够让妻子和韩源先生满意,我昨天特意

请了六天假,来制定计划、购买道具和装点房间,也让我在妻子危险期的时间段

全部都是空闲时间。

卧室里,到处都是色彩缤纷的气球、绚丽多姿的彩带和纯白色的薄纱帷帘,

整个卧房被我装点的喜气洋洋,又浪漫温馨。

我将昨天购买来的十余个超清摄像机固定好,主镜头照在我们夫妻的卧床上,

床头上挂着我和妻子的婚纱照,照片中的妻子穿着洁白的婚纱一脸幸福神色的依

偎在我怀中。

而现在,我扔穿着婚礼时的礼服,妻子也扔穿着洁白的婚纱,脸上的幸福神

色依然,却不在依偎在我的怀中,而是和韩源先生在那张原本属于我和她的卧床

上相拥而坐,我这个正牌老公只能将接下来要做的事情,用摄像机衷实地记录下

来。

「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啦!」X2

韩源先生放开妻子,让妻子站在一边,然后大刺刺的岔开双腿,双手支在身

后,黑色的半袖挡住了他肚腩上的肥肉,宽大的半腿裤也遮住了那根让我无比自

卑的大鸡巴,但仅仅是顶起的帐篷也让我无地自容。

我将摄像机设置好后,就飞快的跑到妻子旁边站定,任凭摄像机自己运转着。

「那么开始吧。」韩源先生一声令下。

站在摄像机前面的我首先开口,虽然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感到痛苦和无奈,

可这却让我更加的兴奋,身为绿奴的欲望炽火让我欲罢不能。

「我叫山野熊,是一个天生鸡巴短小,永远无法满足妻子性欲的萎男,同时

也是一个看着自己心爱的妻子被其他男人肏弄才会觉得兴奋的绿帽男。」

「为了能够满足妻子的性欲和我特殊的癖好,我决定将妻子的肉体永久性的

送给韩源先生享用,但我和妻子是真心相爱的,绝不能失去彼此,所以今天我要

举办一场特殊的婚礼。」

「那就是,将妻子的肉体嫁给韩源先生。」

「希望韩源先生可以接受我妻子的肉体,并用大肉棒狠狠地肏穿我妻子正处

于危险期的小穴,在妻子的子宫中射满精液,满足妻子的性欲和我的癖好。」

「为了报答韩源先生的大恩大德,我的妻子愿意成为韩源先生的性奴,随时

随地为韩源先生处理性欲,我愿意加倍努力工作,将所有的收入全部奉献给韩源

先生。」

我说完后是妻子,妻子深情款款的望向我,口中却说着无比背德的话语。

「我叫一之诚美,是一个被源君的大肉棒征服的女人,最喜欢的就是让源君

的大肉棒肏自己的小穴,在子宫中爆浆。」

「但我和丈夫是真心相爱的,绝不能失去彼此,在我和丈夫商讨后,我决定

将自己的肉体嫁给韩源先生,希望韩源先生可以同意我们卑微的请求。」

「只要韩源先生同意,从今以后,我就是韩源先生的性奴,我的嘴巴,奶子、

小穴、子宫、卵子、我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位都将只属于您一个人,您可以随意使

用这些东西,哪怕是玩坏也没有关系,而且没有您的允许,连丈夫都再也不能碰

触我的身体一下,只能在您的赏赐下,看着我被您肏玩自己打手枪。」

妻子说完,我和妻子一同用期许的目光看向韩源先生,只见韩源先生带着愉

悦却有些调侃般的笑容看着我们,点起一只香烟吸了起几口,就在我有些搞不懂

他怎么不按剧情出牌的时候,他才吊儿郎当的说道。

「我就是韩源,因为前些日子鸡巴涨得厉害,就潜入山野先生家强暴了他老

婆,本想着干完之后就离开,没想到诚美太太竟然被我的大肉棒给肏服了,硬是

拉着我不让我走,让我多肏几次。」

「更想不到的是山野先生在看到自己的老婆被我狂肏时,竟然发掘出自己的

绿奴属性,不止将全部财产奉献给我,还每天鞍前马后的伺候着我,好让我可以

毫无后顾之忧的肏他老婆,现在更是要将他老婆的肉体嫁给我,成为我的性奴。」

「按理说我应该接受山野先生的好意,成为诚美太太的主人,负责指导诚美

太太成为一个合格的性奴,在赏赐性的满足山野先生的绿奴心愿,让他可以看着

我和诚美太太干炮,在一旁打手枪自慰。」

「但…………」

「满足男人愿望什么的果然不适合我啊。」

说完,他就挑衅的看了我一眼。

这个混蛋!

竟然擅自修改了我的剧本。

原计划这时候他就应该接受了我们的请求誓词然后完成认主仪式的,没想到

他会临时变卦,不过以为这样就能难倒身为特工的我吗?太天真了,今天不让你

在诚美的子宫里爆浆20次以上,我就不姓山野!

「对不起韩源先生,是我太鲁莽了,但请您再给诚美一个成为您女奴的机会,

我们会让您感受到我们的诚意的。」

「好吧。」韩源先生漫不经心的吸了口烟:「我怎么说也肏了贵夫人10多

天,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你吧。」

「这个得寸进尺的混蛋!」我在心里怒骂,但表面上……

「谢谢韩源先生。」我郑重其事的鞠了一躬,就走出卧房,拿了工具之后又

回到卧房,走到妻子身边,开始改造起来。

妻子此刻也反应过来了,她没想到自己的小徒弟竟然会做临时更改剧本这种

蠢事,这家伙难道不知道每一个特工都是临场发挥的高手吗?看来有必要给这家

伙好好上一课了。

想到这里妻子就任我施为,不大一会妻子就被我改造完成。

此刻的妻子上半身的变化不大只是被我用剪刀在不敏感的地方剪了几下,下

半身的婚纱裙摆却被我高高撩起,用夹子固定在束腰上,裙摆下什么都没穿的景

象暴露无遗,杂乱但不浓密的小毛毛也在昨天剃得干干净净,白嫩无暇的倒三角

可谓诱人到了极致,紧贴着倒三角的位置被我用记号笔写着「排卵日人妻」「妊

娠确认」「请求中出」等字样。

看着妻子淫靡的样子我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偷偷瞟了一眼韩源先生,哼哼,

果然年轻啊,只是这样的小手段就已经快将半腿裤顶破了吗?看来让这家伙在妻

子子宫里爆浆20次太轻松了。

我对着妻子耳语一番,妻子眼睛一亮,顿时明白了我的意思,她轻轻的点点

头就迈开莲步,款款走向韩源先生。

「源君…」

走到韩源先生身边,妻子用那仿佛被始乱终弃而充满幽怨眼神的眸子注视着

他的眼睛,一只手环绕在他的脑后,另一只手只用食指隔着半腿裤那薄薄的布料

从他巨大肉棒的根部一直用力划到龟头,然后一收手指,他的肉棒就像被碰了一

下的不倒翁,在半腿裤里来回点头,直爽的他倒吸一口冷气。

「源君……你不喜欢诚美了吗……你不是说过最喜欢诚美这对淫乱的大奶子

了吗?」

妻子说着,就抓起韩源先生的手,从被我用剪刀剪开的腋下两边探入,粗大

的手掌就全部覆盖在了她那在没有丝毫保护的巨乳上,我虽然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但从外面还是可以看到那快速挪动的手印的,一看到外面都如此激烈,我不仅有

些担忧的想到,里面的那对巨乳不会被捏变形了吧。

「嗯……源君的手好像有魔力一样……揉的诚美好舒服啊……诚美……诚美

也最喜欢被源君揉奶了……」

妻子的小嘴发出的声音充满了幽怨和诱惑,让我这个绿奴都微微兴奋起来,

但奈何这个家伙竟然耍起无赖,秉持沉默战术,光揉奶不说话,这就让妻子有些

恼怒了,可恼怒也没办法,这种诱惑男人肏自己的事,不是揍一顿就能解决的。

妻子只好轻轻的吻了他几下,在他的配合下拉下他的半腿裤,狰狞恐怖的肉

棒暴露在空气之中,妻子跪在他的胯下,一口含住一边的子孙袋开始仔细吸吮清

理,虽然上面因为连日来不断性爱积累下了浓重的味道,但妻子丝毫不嫌弃的将

他的整个子孙袋全部清理干净。

然后如奴隶般跪在地上仰起头,用臣服而又迷醉的眼神注视着他的双目,娇

艳的双眸几乎快滴出水来,娇翘的香舌如舔冰棍儿一样,从巨大肉棒的根部一直

舔到龟头,将整个龟头含在嘴里裹动。

虽然此刻韩源先生仍旧没有说话,但妻子已经胸有成竹了,裹动了一会儿,

妻子吐出龟头,改为舔弄和撸动。

「源君……嗯……还不答应吗……我已经品尝到从源君马眼里流出来的前列

腺液了哦……源君也明显很兴奋的啊……」

被妻子的话语戳破,韩源先生的脸色明显有些尴尬,沉默半晌,他放弃了继

续揉玩妻子的巨乳,而是固定住妻子的身体,挺着巨大肉棒在从妻子双乳下被我

剪开的小圆洞插入,穿过妻子双乳之间的缝隙从领口处突出一大截没有被妻子乳

房服务的肉棒,让妻子张开檀口服务龟头,开始慢慢顶送起来。

「诚美太太真是厉害,但光是这样就想做我的性奴还不够哦。」

听到如此挑衅的话语,妻子眼中闪过一丝不屑,她挺了挺身体好像是要让韩

源先生可以更加方便的玩弄自己,一只手却悄无声息的绕到他的身后,指尖向他

的屁眼滑动。

本来还准备笑看诚美有什么后招的韩源先生,刚一感觉不对,就被妻子的指

尖刺入了菊花,那被强行撑开的异样感觉一瞬间就支配了他的大脑,只来得及一

声闷哼,肉棒就不受控制的狂喷精液。

吸干输精管里最后一滴精液,妻子意犹未尽的舔舔嘴唇,神情说不出的淫荡。

「呼呼……虽然嘴上说着不要……但源君的身体还是很诚实的嘛……这么轻

易的就将精液射给人家了啊……」

被妻子偷袭榨取了第一股精液,韩源先生显然非常愤怒,他抽出肉棒,拉起

妻子按在床上,就想插入妻子敏感的蜜穴,让妻子在无尽的高潮里失去自主,再

不能反抗,可他想的太简单了,妻子可是我的组长,连我都打不过的存在。

果然,妻子只是略施巧劲,就将韩源先生压倒在自己身下,任他如何反抗都

不能翻身。

此刻的妻子上半身压在韩源先生的身上,蜜桃臀压在仍旧坚硬如铁的巨棒上,

在股缝里来回摩擦,妻子一只手控制住韩源先生的两支手,另一只手勾起他肥肥

的下巴,让两人的双目对视,妻子脸上的神色尽是淫靡和强势方的笑意,将极上

痴女的本色演的淋漓尽致。

「源君恼羞成怒了啊……呼呼……还真是可爱呢……不过想要干人家小穴就

要答应人家……让人家成为你的性奴了哦……」

「你,休想……」

看到韩源先生被完全制服还不服输,仍然嘴硬的反抗着,妻子淫靡的神色就

更胜了,她低下头轻轻舔了舔韩源先生的敏感的耳根,让他的身体不由自主的颤

抖起来,然后在他的耳边用诱惑且无比背德的话语低语着说。

「……难道源君不想惩罚我这个淫荡的他人妻吗……只要源君点头……就可

以用大肉棒狠狠地刺穿我这个淫荡的人妻……在排卵日的子宫里随意中出……让

我这个淫荡的人妻因不伦之恋而着床受孕……而且还不用源君负责哦……!」

「我…我不…」

「……不要做无谓的抵抗了哦……」妻子此刻已经放开了控制着韩源先生的

手,向自己的密臀后面伸去,抓住在自己股缝里不断摩擦的大肉棒来回撸动:

「……源君的大肉棒已经硬的快要爆炸了啊……难道源君不想在我这个不知廉耻

的人妻子宫里发泄出来吗……让我怀上丈夫以为的骨血吗……」

诱惑无比的话语不断在韩源先生耳边不断缭绕,刺激的他已经无法在思考,

浑身的肥肉突然爆发出强大的力量,将猝不及防的妻子直接翻身压在身下,硬到

青筋暴起的肉棒如脱手长枪般直挺挺、恶狠狠的刺入妻子的蜜穴,爆炸的快感让

他如野兽般嘶吼。

「你这个淫荡的人妻,接受主人的惩罚吧!」

「啊……我……我就是被主人用大肉棒征服的淫荡人妻……嗯嗯……请…

…请主人用大肉棒惩罚我这个不贞的人妻……啊啊……狠……狠狠地肏穿人家的

小穴……嗯嗯喔!……让人家再也不能发骚……喔喔嗯……快干……干我……嗯

啊啊……」

「你不配做我的性奴,只配做我的肉内裤。」

「嗯…………嗯嗯……只要能被源君的大肉棒肏……啊啊……人……人家最

做什么都愿意……啊啊……不行……不行了……来了……我来了啊啊啊啊!」

妻子的高潮来的迅速而猛烈,但那个在妻子身上驰骋的男人却如野兽般根本

不管妻子已经去到高峰,仍然狂插猛肏毫不停歇,仿佛要将妻子活活干死。

面对如此激烈淫靡的场景本就性能力弱的我当即不撸自射,但自脑髓而来的

快感让我已经射过的小鸡巴竟神奇的再一次抬头。

虽然很想不管不顾的脱下裤子撸管,但在没有得到妻子或韩源先生同意之前

擅自行驶绿奴的权利可是会被狠狠处罚的。

没办法,我只好拿起一旁的超清摄像机,将妻子和韩源先生的性爱场面一丝

不苟的记录下来。

而且一想到刚才韩源先生让妻子成为他肉内裤的话语,我就无比佩服自己,

排卵日妻子被这样爆浆一定会怀孕的,一旦怀孕就少不了我的从旁照拂,妻子也

就不会离我远去,这让我不禁为自己的远见卓识点了十个赞!

也许是因为韩源先生被妻子诱惑的太过厉害,这一次只坚持了10多分钟就

在妻子的子宫中发射了今天第二发精液。

看着他躺在床上大口喘着粗气,如山的肚腩不断起伏,我也不在犹豫,跪在

地上开始认主仪式。

「感谢主人收纳在下为绿奴,让绿奴可以承接您的恩赐,绿奴定当尽心尽力,

用全部生命去报答您的大恩大德。」

说完我郑重的磕了三个响头,然后垂首站在一边,等待韩源先生的指示。

休息了许久,韩源先生坐起来,上下左右打量了我一遍,又点燃香烟抽了几

口后,才带着无奈的语气说。

「虽然有些不太愿意,但是我已经答应了那就没有反悔的可能,从今以后你

就好好当绿奴,为我肏你妻子扫平一切阻碍。」

主人的话语即是神旨,我如沐神恩,当即充满气势的回答。

「遵命!」

主人看着我默许的点点头,又对着妻子柔声说。

「诚美太太,山野先生已经成为我的绿奴,你也马上就要成为我的肉内裤了,

还有什么想和山野先生想说的吗?」

妻子转过头,神色有些黯然,但却遮不住脸上因连续高潮而愉悦非常的表情,

对我深情的说。

「老公……我就要成为源……啊不,是主人……我就要成为主人肉内裤了

……虽然不是性奴……但一想到每天都会承接主人的恩赐……就感觉好幸福啊

……」

「老公你还有什么话想跟我说吗?我成为主人的肉内裤之后,除了心灵和名

义上是你的妻子之外,我的一切就永远属于主人了……」

我看着妻子黯然却又无限愉悦的模样,深沉又深情的说。

「诚美永远是我的妻子……我永远爱着你……」

「老公……我也永远爱着你……」

妻子深情的说着,脸上的表情却更加愉悦。

深情而又简单的话语说完,主人也抽完烟,他就跪坐在妻子的双腿之间,两

手扣进妻子胸部下方被我剪开的小圆洞,用力朝两边一扯,婚纱礼服上半部分就

被主人撕成两半,看着撕裂的婚纱,我突然想到我和妻子现在的婚姻就像这破裂

的誓言,虽然还是夫妻,却再无相拥的可能。

扯开碍事的礼服,主人就抓着妻子挺拔的双峰用力揉玩几下,然后挺着坚硬

依旧的巨棍,朝着妻子虽然被连续爆奸十多天却仍旧紧闭的蜜穴进军,蜜缝被粗

壮的肉棒撑开,待到鸡蛋大的龟头进入到湿润的蜜穴中,停了下来。

「诚美太太,现在该你向我表白心意了。」

得到主人的指令,妻子立刻用充满迷醉的眼神注视着主人,口中吐出甜腻无

比的话语。

「感谢主人收容诚美这个淫荡的他人妻成为您的肉内裤,还宽容的将人家的

老公也收为绿奴,让人家可以不用离开老公,您的恩德,人家将用一辈子来偿还,

不论是让人家做什么,人家都会全心全意完成。」

「诚美太太的心意我已经了解了。」主人同样满意的点点头:「从今以后,

你就是我的肉内裤了,要好好听话哦。」

「遵命主人!」

虽然妻子的回答只有四个字,但我能听的出来,妻子的话语蕴含着无限的幸

福,我也为妻子的幸福而感到无比开心,我想不论后事如何,这一刻我的做法都

是对的,因为妻子的幸福就是我的幸福!

主人也在妻子的回答之后,胯下猛的一用力,随着「啪」的一声轻响,整根

肉棒就全部顶入妻子的蜜穴之中,龟头直接刺穿子宫口插入子宫之中。

「嗯……」妻子深情的看着我,甘美的呻吟着对我说:「老公……诚美的一

切都已经被主人占有了……现在诚美的小穴已经完全记住了主人肉棒的样子…

…子宫也向着主人龟头的样子成长着……虽然诚美的小穴已经忘记了你的小鸡巴

……但诚美真的觉得好幸福啊……老公……主人的肉棒好粗好大……比你的强太

多了……」

淫靡的话语刺激着我脆弱的神经,胯下的小鸡巴已经硬的即将爆炸,我再也

忍不住了,一只手隔着裤子就挫动起来。

主人也被妻子的话语刺激的厉害,双手抓着妻子的巨乳不断揉搓,挺起胯下

银枪就是一阵猛干,直干的妻子淫呼浪叫不断。

加上前面一次的狂轰乱炸,主人这会已经持续了20多分钟左右的超速爆干,

累的有些气喘吁吁的主人不满的说:「诚美太太……你这个肉内裤当的还真是不

称职啊……怎么可以光顾着自己享受呢……」

虽然正在享受着子宫性交的快感,但主人的话语让妻子立刻惶恐起来,她赶

忙抬起修长的美腿环绕主人肥硕的腰部,并腰部使劲在主人每一次挺枪而入的时

刻抬起美臀迎合。

虽然妻子的迎合让视觉感官更加激烈,但我总觉着少了些什么,突然,我一

拍自己的脑袋,拿起搁置在床头的枕头,就垫在了妻子的美臀下。

这一下主人挺枪的位置完全和妻子的蜜穴形成水平线了,这让主人在肏弄妻

子的时候不只更加省力,也更加迅速和狂暴。

「呼……山野先生还真是尽职尽责,比诚美太太这个肉内裤有心多了。」主

人一边肏着妻子,一边说道:「就奖励你今天的绿奴工作不用做了,专心看着诚

美太太被我肏玩的样子打手枪吧。」

「谢谢主人…谢谢主人…」

我赶忙跪在地上千恩万谢,然后迫不及待解下裤子,狠狠地撸动起就要爆炸

的小鸡巴,但还没撸几下就噗噗的射了一地,小鸡巴也迅速萎靡。

看我如此轻易的射精,主人立刻露出鄙夷的神色,我也羞愧的低下了头。

「你这绿奴还真是弱鸡啊,这么轻易就射了,哎…算了,看在你好不容易得

到奖励的份上,今天就让你好好爽爽吧。」主人说着就拍了拍妻子圆滚滚的巨乳,

打出一圈圈乳浪:「诚美太太还不赶快把我肏你的情况全部说出来,让山野先生

好好打手枪自慰。」

主人的话语让我心头的感激之情简直如滔天巨浪般汹涌澎湃,难道我上辈子

拯救了银河系吗?这辈子竟然会让我遇到如此伟岸的主人!

被主人肏出两次高潮的妻子,此刻已经发情失神,舌头无力的向外伸着,但

随着主人的一声令下,妻子立即呻吟着将她被主人肏玩的情况全部说了出来。

「啊啊……老公……嗯啊……人家的奶子被主人捏的好疼啊……嗯喔……主

人的肉棒越来越大了……啊……大龟头在人家的子宫里狠狠的搅动着……啊啊啊

……人家快不行了啊……呜……」

听着妻子无比背德的话语,看着妻子在主人胯下婉转承欢的画面,我就像吃

了20粒伟哥一样,小鸡巴再次雄起,虽然雄起也如同软泥一般,但这不妨碍我

狠狠地撸动它。

「额嗯……老……老公……人家已经是第五次高潮了……整个子宫都被主人

大肉棒肏麻了……嗯喔……已经被顶到尽头了……但是主人的大肉棒还在往里顶

……好爽……好舒服啊……啊啊啊……不行……不行了……又来了啊啊……」

又一次被肏到高潮,妻子全身紧绷弓起,涨满的蜜穴哪怕是主人的大肉棒也

在堵不住了,一股股淫水随着妻子高潮潮喷而出,打湿了主人的小腹,也浸湿了

香臀下的枕头。

主人也在受不了妻子膣道内紧窄火热湿润的触感,和被妻子子宫包裹住,如

同婴儿小嘴狠狠吸吮着龟头的紧锢感,将大股大股的浓稠精液通通打在了妻子的

子宫壁上。

「啊……人家又去了啊……主人射精了……好多好热……嗯啊……人家的子

宫被射的满满的……老公……今天是人家的危险日……人家一定会怀孕的……」

伴随着主人在妻子娇嫩的子宫中爆射,和妻子最终的淫声浪叫,我在忍受不

住这超强的刺激,下体第十次吐出一股精水……

虽然此刻的我已是眼冒金星,浑身无力,但这些丝毫无法掩盖我此时兴奋到

极点的心情。

我看着彻底无力的主人和妻子相拥的躺在床上,忘情的深吻着,就强忍着身

体的不适站起身,从墙角处抓起几根吊绳,顺着被我安在屋顶的滑道一路滑到卧

床正中,妻子就起身,抬起手脚钻进吊绳之中。

当妻子岔开大腿被吊在搬空之后,主人也配合的挪到了指定位置躺下,我就

赶忙跑到墙角摇动滑轮,给他们调节距离,直到主人的大龟头和小半截肉棒完全

进入妻子的蜜穴才卡死滑轮。

将档位器恭敬的交给主人,主人就随意的按下了一档,卧床上主人的屁股处

开始缓缓的向上顶起,一直上升了10公分才开始下降。

突然遇到这种不费力就可以爆肏妻子的器械,主人就像得到了好玩的玩具,

各种一、二、三挡调的不亦乐乎。

但……

果然……每分钟40次起伏的五档才是主人的最终选择。

我看着两人再次开启的激情淫戏,默默地撸动起已经不会勃起的小鸡巴,并

拿起了一旁的速拍照相机拍摄起来。

随着「咔咔咔」快门不断响动的声音,一幅幅充斥着淫欲的画面定格在照片

之中。

……………………

第一张是主人赤身裸体的坐在椅子上,妻子则坐在主人的腿上,妻子的面容

依旧贤惠端庄,但脸上却露出淫荡幸福的笑容,双手掰开自己的蜜唇,对着相机

露出了仍然在流着精液的蜜穴。

我在照片背后写下「淫荡妻子被子宫内射彻底征服,正式成为主人的肉内裤,

特此留念」

第二张是我穿着衣服靠在沙发上假寐,妻子上身穿着保守的和服双手捂着自

己的嘴躺在我腿上,下身的和服裙摆却被掀起,漏出光溜溜的一片,主人扶着妻

子的一条腿,将他的大肉棒深深刺入妻子的体内。

「保守妻子发情偷欢,在睡着的丈夫怀中被强制插入,特此留念」

第三张是主人赤身裸体的平躺在床上,我穿着一身黑色的风衣,带着黑手套,

用小孩把尿的姿势抱着妻子,让妻子的蜜穴对准主人高高竖起的坚硬肉棒后,将

妻子放了下去。

「真心话大冒险失败,被主人惩罚妻子不准手脚挨地却要主动被子宫射精,

特此留念」

第四张…………

第五张……

……………

一直到妻子危险期的最后一天的最后一张照片。

背景是我们夫妻的婚床上,床头还挂着我们的婚纱照,主人赤裸身体的坐在

床上,妻子同样赤身裸体的靠在主人的怀中,敞开双腿漏出流着精液的蜜穴,张

开的嘴里同样含着精液,平坦的小腹处歪歪斜斜的画满了「正」字,妻子的两只

手和韩源先生的一只手一起对着照相机,做V手势。

「肉内裤妻子五天危险期结束,被韩源先生口爆1次,子宫爆浆83次,特

此留念!」

………………………

一直到妻子危险期结束的最后,在绞尽脑汁完成最后一张照片的提字之后,

我就兴冲冲走进卧房,想要给主人献宝,讨主人欢心。

没想到一进卧房就看到主人和妻子已经相拥入眠了,也是,连续5天不间断

的性爱真不是普通人能吃得消的,像我这种弱鸡在第二天的时候就撸到射血了,

也亏的主人天赋异禀,才能完成如此伟业。

就在我这么想着,全身心的融入到绿奴这个角色的时候,我脑海里突然一片

清明,第二条命令对我的禁锢竟然神奇的消失了,恢复了神智的我瞬间想到了逃

离这个被控制的深渊的方法!

我那「全力完成第二条指令会有很大收货」的直觉是正确的!

因为主人对我下达的三条指令看似无懈可击,但其实是有相驳的地方的,首

先第三指令是我不得以任何方式伤害他,这条指令单看是完美的,但因为有了第

二条,我要时刻想办法让妻子和他更多次的做爱的指令而不完美。

因为男人的精子是有限的,如果过度沉迷欲望,每天都要射十好几次的话,

不用很久就会精绝人亡,就像我前几天射血一样。

所以说只要让主人每天不断侵犯妻子,尽可能多的对妻子进行子宫爆浆,主

人的生命很快就会进入倒计时,最终死在妻子的肚皮上。

而我虽然违背了第三条指令,但因为在遵守着第二条就不会被第三条指令所

阻止!

想到这里我的双眼不禁有些湿润,这样的漏洞我都能找出来,我他娘的可真

是个天才!

emmmm

我都被自己机智哭了~

………………………………………………………

写在后面的话。

emmmm

我都被自己水哭了~

本想着第三章进入剧情,没想到一下水了一万六千多字……

不过算了,就当是致敬C大和Raku两位大神了,毕竟能得到两位大神点

评,还是让我很有创作欲望的!

MC类文估计以后不会写了,下面将进入正式剧情,但是在写这张的时候突

然感觉调教文好像比较符合我的胃口,以后可能会出现。

最后还是希望大家多多留言点赞评论,毕竟只有我进步了,各位看官才能看

的更爽……

最后的最后就是在写这篇文的时候突然想起一个段子,这里送给大家分享,

希望大家看完之后能和我一样大骂一声。

「卧槽!」

【直男癌到底有多尴尬】

我:我和我男朋友分手了。

闺蜜:怎么回事?

我:我和他说在上床的时候可以骂我,「骚逼」「婊子」什么的增加激情。

闺蜜:他嫌你太浪了?

我:不是,他点头答应了。

闺蜜:那你们怎么分手了?

我:因为他每干我一下,就吼一句「你是不是傻!」「你是不是傻!」

皇室战争私服安卓版

天仙变手游内购版

少年封神手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