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叠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折叠椅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美国关注人民币汇率的真实考量

发布时间:2020-07-13 10:32:53 阅读: 来源:折叠椅厂家

今年一季度,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出现自2005年汇改以来最大单季贬值。人民币汇率问题再度成为一大国际舆论焦点。

“中国没有操纵汇率”。不出所料,4月15日,美国财政部在向国会提交的半年度汇率报告中一如既往没有给中国贴上“汇率操纵国”的标签,但同时表示,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近期“史无前例”的下跌令其感到不安,并称人民币仍被“大幅低估”。

这已经是美国政府今年第二次公开对人民币汇率问题表达关切。在不久前结束的2014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春季会议前夕,美国财政部官员就已向路透社等国际大媒体表达“不安”。

世界两大经济体是否又在展开新一轮的汇率交手?

老话题缘何又重提

正如美国作家马克•吐温所言,历史不会重复自己,但总是押着同样的韵脚。

今年人民币汇率再度引发美方关注,人们又看到了那些熟悉的因素:不尽如人意的经济和中期选举。

首先年初以来世界经济形势不够好,中国经济放缓趋势明显。

美方认为,中国存在有意贬值汇率以提振经济的可能性。美国财政部官员称,近期数据表明,中国经济成长放缓,影子银行系统风险正在逐步加大,同时,中国有短期内保持经济强劲的政策工具。言外之意,汇率政策可能是中国用来对冲经济下滑风险的工具之一。

其次,美国经济形势不尽如人意。最新数据显示,去年四季度美国经济增幅为2.6%,2013年全年经济仅增长1.9%,明显低于前一年的2.8%,更低于历史上金融危机后经济复苏每年约3%的平均水平。如此“蹒跚”增长当然令美国人感到不满意,如何找到增长点一直是美国经济决策者的优先选择。考虑到2014年是奥巴马政府实现“出口倍增计划”的关键一年,就不难理解其对汇率问题为何又如此关心了。

第三,美国国内政治影响。今年又是两年一度的国会中期选举年。历史经验显示,每到选举年,中美关系都常被美国议员拿来说事。

事实上,近十年来中美经贸关系益加紧密,但汇率问题却始终是双方之间反复发作的“间隙病”,时而疾风骤雨,时而相对缓和。

许多经济学家认为,汇率之争是中美之间的经济博弈的典型样本。从2004年至今,这场汇率拉锯战当中,美方整体上扮演了“施压者”角色,而随着中国综合国力的显著提升,人民币的国际化进程正在不断推进。

人民币升值起步

其实,早在2003年,人民币汇率问题就曾一度成为国际焦点。其背景是这一年,正值中国新一届政府上任之际,国际上出现对中国经济规模快速扩张、中国整体国力快速增强的某些担忧,有关要求人民币升值的声音也随之升温。

这一年的2月,在西方七国集团(G7)财政部长会议上,日本财务大臣盐川正十郎提案,要求效仿1985年的日美《广场协议》,让中国的人民币升值,从此点燃了一场长达数年的人民币汇率博弈。

3月,美国国会来自纽约州的参议员查尔斯•舒默拿人民币汇率问题说事。舒默说,“自2001年以来,由于人民币被低估,美国约有260万个制2造业工作岗位转移到了中国,这也是服务业和工程类就业转移的罪魁祸首。”

9月,时任美国财长斯诺来华,带来了有关“中国政府放宽人民币波动范围”的要求。他认为,最佳的汇率政策就是让货币自由浮动,让市场自行制定汇率,政府应该尽量减少干预。美日两国联手向中国施压,引导国际上向人民币施压的“舆论大潮”。

2004年10月,中国人民银行行长首次受邀参加G7会议。当时,有人将这次会议形容为人民币汇率版的“鸿门宴”,除了美日等国, IMF也做出类似的姿态。在这次会议上,一些国家的政要、投行机构等纷纷提出要中国放弃盯住美元的汇率安排。

2005年4月23日,在中国风景宜人的海南,博鳌亚洲论坛部长级对话会如期举行。央行行长周小川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说:“正加快准备人民币汇率机制的改革步伐,确立了汇率改革的步骤。”这是中国官方首次明确宣示将启动人民币汇率改革,外界读出了其中隐含的人民币升值意味。

是年7月21日,中国宣布启动人民币汇改——人民币汇率告别长达10年的紧盯美元的固定汇率体制,进入了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并确定了人民币汇率的市场化取向。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从当天的8.2765∶1改为8.11∶1,一次性小幅升值2%。

然而,汇改虽获得短暂好评,但人民币估值问题并未令个别发达国家的指责止息。

2006年12月12日,时任美国财长保尔森率领代表团访华。保尔森提出,“美国认为中国在消减贸易顺差方面可以做得更多。我们鼓励中国采取更具弹性的人民币汇率机制。”

汇率背后的政治炒作

2010年,人民币汇率问题又开始出现在美国舆论的风口。彼时,美国正深陷金融危机,平均失业率高达10%。而当时的中国,专家正在预测2010年,中国经济规模即将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针对中国发起的有关人民币汇率的新一轮争端,主要是围绕美国提出的“2001~2007年,由于美中贸易平衡,已经失去230万份工作”这一理由。

经济学家们指出,美国等国家现在炒作人民币汇率,不过是以此转移金融危机焦点,推卸自身责任,并试图通过迫使人民币升值来扩大对华出口。

奥巴马上台之初,即在人民币汇率问题上表现强硬,指责中国操纵人民币汇率。2010年,又适逢国会中期选举年,人民币汇率再度成为中美经济博弈的重要话题。1月28日,奥巴马发表国情咨文,要求人民币升值。3月12日,奥巴马发表演讲,再次呼吁中国依市场需求调整人民币汇率。

当年3月16日,美国国会部分议员公布一项汇率议案,再次将矛头指向人民币。就在前一天,130位国会议员联名致信财长盖特纳和商务部长骆家辉,要求将中国认定为“汇率操纵国”,并要求美国商务部对中国商品实施反补贴制裁。美国财政部表示,会在4月15日通过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的调查结论,至此,这场新一轮的中美汇率之争被推上了“顶峰”。

对此,时任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3月14日的记者会上表示,“人民币的币值没有低估,中国将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中方在不同场合都坚定地表达了此观点。

与此同时,中方还积极与美方沟通;在外需恢复尚未达到一种常态的情况下,中国还采取了扩大内需,鼓励消费的积极政策,以转变经济增长方式的同时,进一步改善中国的贸易平衡状况。

正当国内外都在热议中美争议人民币汇率的最终调查结果之时,突现“峰回路转”。4月3日,美国财政部长盖特纳宣布,美国政府将推迟原定于4月15日发布的一份包括中国在内的主要贸易对象国际经济和汇率政策情况报告。

同时,中国商务部也在多个场合对美国商界释放善意。4月,商务部公布的外贸数据显示,3月中国外贸出现了6年来的首次月度逆差。对此,商务部表示,3月份出现逆差是去年以来贸易顺差持续收缩趋势的延续,是中国实施“促平衡”宏观政策的结果。中美在人民币汇率问题上的关系逐步趋于“缓和”。

当然,人民币汇率博弈并未完结,就在2010年4月举行的多国核安全峰会上,会议内容还是“跑题”落到了汇率上。美国总统奥巴马对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再次重申“为了全球经济的平衡发展,中国应该试试更加灵活的汇率政策”,中国的回应则是“中方推进人民币汇率机制改革的方向坚定不移”,但是,“尤其不会在外部压力下加以推进”。

值得注意的是推动人民币汇率成为中美两国之间大事的重要力量除议员之外,还有美国一些民间政治联盟。其中,公平汇率联盟就是重要代表。成立于2003年的公平汇率联盟是美国工会、农业联合会和一些院外游说集团的联盟,美国最有影响力的劳工联合会以及许多国会议员是其成员。可以说,近十年来中美汇率的几次大浪背后都有他们的影子。

有人认为,该联盟正是舒默等议员背后的力量。

“货币战”标签下的三个事实

2013年,全球一度笼罩在“货币战”的阴影之下。其元凶是,美联储继续推出量化宽松货币政策。

QE的实质作用在于“两率”(利率和汇率)。利率方面,QE可以压低利率,降低社会融资成本,同时创造财富效应来支持投资和消费。汇率方面,QE可以降低美元指数,使美元贬值,有助于美国出口,同时,可变相逃债。QE对美国的政治和经济意义可谓深且大,这也是为何美联储不顾骂名,一而再、再而三地采取这样的政策的原因。

而美联储之所以能够如此行动,归根到底在于美元作为全球首要储备货币的“过分特权”仍然存在,美国对本国未来相当一段时间内保持这种特权的能力依然自信。换言之,美国相信,衰弱的欧元,以及仍然处于成长期的人民币在中短期不可能对美元地位构成挑战。

2013年1月29日,印度中央银行宣布降息,这是该行9个月来首次放松银根。之后,欧元区、澳大利亚、越南、斯里兰卡、波兰、韩国、土耳其央行相继降息。在一些经济学家看来,这是烽火延绵的全球“货币战”的新举措。

在“货币战”标签下,有三个事实值得关注。

其一,一些主要经济体在货币供应方面接连“开闸放水”,竞争性贬值不言而喻。当时,出现这一现象主要源于日本政府在“债务大山”的重压之下大推货币宽松政策,出台了以促通胀对抗通缩的经济战略,使日元汇率快速下跌。

究竟是不是货币战?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易纲表示:当前全球流动性过量,“竞争性贬值显然是其中一部分”。

其二,货币和汇率是调节国际贸易的“利器”,围绕两者的纠纷多年来没有平息。有人认为,从2010年11月美联储启动QE2之后,全球就已经处在“货币战”之中了,现在战争还将继续下去。

其三,货币竞相贬值后果严重,世界经济亟待加强合作。历史上不乏为应对货币战而寻求合作的实例。上世纪40年代成立的IMF,其宗旨就在于协调各国汇率,防止二战前以邻为壑的货币战重演。2009年,二十国集团成为世界经济合作的首要平台,其重要任务也是使全球化日益加深的各经济体能合作共赢。

到了2013年下半年,对美联储何时退出QE的担忧日益加剧,引发全球资本从新兴市场回流美国,造成资本外逃、新兴市场资产价格暴跌、本币贬值。

新兴市场再次出现危机前兆,由于资本外逃,土耳其、阿根廷、俄罗斯等新兴国家货币出现大跌。

而此次导致人民币贬值的一个重要原因正是,美国退出QE和加息预期增强,这是市场的正常波动。如此,美国有何理由指责人民币贬值呢?

实际上,随着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加速,与十年、五年,甚至三两年前相比,人民币如今的世界地位早已大不相同。这从近年来国际几大金融中心纷纷争建人民币离岸交易中心的现象就可见一斑。

中美之间的经济博弈越来越体现在全球的经济规则制定权之争。随着两国力量对比的变化,围绕人民币的纠纷短期不会终结,但会呈现不同面貌。正如今年春天来北京访问的美联储前主席保罗•沃尔克对《环球》杂志记者所说,毫无疑问,人民币将在全球发挥更大作用。(记者 刘丽娜)

西宁订制西装

双鸭山制作工服

盐城西装订制

商丘定做工服

相关阅读